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开车炖肉,一口不够。自助防雷,崩死不赔。冷cp文明取暖,互喂腿肉,坚持可持续发展。

【历史对谈】如果现代人有机会向土方岁三提问+19

【把新撰组众的照片,拿给完全不认识他们的外国人看,询问第一印象】

【首先是近藤勇】
泰国游客:看上去很凶
韩国游客:很可怕的人,是黑帮吗?
俄罗斯游客:看起来应该是个很高大的人
(其实只有一米六五哦)
俄罗斯游客:不会吧?(笑)和我十四岁的女儿一样高
挪威游客:凶狠的人
美国游客:坏人??
哈萨克斯坦游客:眼睛很大但睫毛不够浓密,容易吹进沙土吧??

(冲田:局长被彻底当成反派了呢)
(伊东:本来也应该是反派吧,在历史进步的角度看)
(土方:……俄罗斯人真的很高啊)
(近藤:阿岁,你不会还在介意身高吧??要看开啊…)
(冲田:局长有没有觉得容易迷眼呢?)
(近藤:在日本还好,不过去中亚的话,我会记得带好风镜)
(伊东:其实土方家伺候的小姑娘推荐了睫毛增长液)
(土方:你自己用吧)

【然后是历史照片中难得帅气的土方岁三】
俄罗斯游客:娘炮
美国游客:GAY
瑞士游客:很瘦弱
韩国游客:发型像我外婆
英国游客:gay里gay气
澳洲游客:打扮成男人的中年妇女
中国游客:李咏??
越南游客:好帅啊!!是偶像吗??
柬埔寨游客:很英俊,我猜是电影演员
印尼游客:军装美男,制服控首选

(近藤:评价完全集中在外表了呢)
(冲田:毕竟岁先生的外形很抢眼啊)
(近藤:欧洲人和亚洲人的审美真的差很多)
(土方:那个韩国人不算亚洲人吗??)
(伊东:何必斤斤计较,你就这么希望别人夸你帅吗??)
(土方:我才没有!!)
(近藤:李咏是谁??)
(土方:不知道,他的熟人吧)
(土方:这种长相在欧美看来……很gay嘛??)
(伊东:你和法国军官以及俄罗斯公使打过交道吧??他们是不是也在内心觉得你……)
(土方:砍了你哦!)
(土方:而且按照这种审美,你自己不也是很gay)
(伊东:我可没留下军装制服诱惑的照片~摊手)
(近藤:好了好了,接下来是永仓的)
(冲田:没戴眼镜的新八唧~)

【永仓新八的大头贴】
英国游客:男高音歌唱家??
韩国游客:感觉肺活量很大
美国客户:有点帕瓦罗蒂的感觉
澳洲游客:声音很洪亮的人,不过也许会性格很暴躁
泰国游客:脸好大,
(这个人的女儿是国民偶像哦)
泰国游客:这么说来日本的确有一些脸很大的偶像啊,岛田晴香和峯岸南一类的

(土方:新八会唱歌吗?)
(伊东:喝醉时候唱过,难听死)
(冲田:没醉的时候也会唱,很难听)
(近藤:不如建议他建议男高音吧)
(冲田:救命,放过大家的耳朵吧)
(伊东:话说局长的女儿也当过交际花吧………………)
(伊东:……诶???????)
(伊东:……不能说吗??)
(土方:你这个!!KY!!!)
(近藤:…………伊东老师,你这样的家伙,再活几辈子都会被砍啊)

【然后是冲田总司】
韩国游客:这不是比目鱼吗??
意大利游客:脸很扁,典型的日本人
俄罗斯游客:很瘦小
(和俄罗斯人比,日本人都很瘦小吧)
柬埔寨游客:像东南亚人呢
美国游客:并不英俊,但是很有亲和力,感觉类似谢耳朵
中国游客:比目鱼长在脸上了
法国游客:为什么要剃成斑秃呢?亚洲朋克??
(那是月代啦!月代!!)
泰国游客:人很有活力,但是发型挫爆了

(近藤:外国人似乎不认可月代呢)
(冲田:那是当然的嘛,毕竟是日本发式,不过朋克什么的有点过分了)
(近藤:不然和土方一样,剪成洋式发型吧)
(冲田:也不是适合所有人啦,坂本龙马的那个发型,就暴露了头发稀少的问题嘛)
(土方:龙马桑才是真正的斑秃呢)
(冲田:虽然我并没有岁先生那么帅,但是也并不想像东南亚人)
(近藤:嗯,虽然日本人的脸很平,但总比比例异常的崎岖要好)
(伊东:所以说像土方桑这样天生就英俊的人,在哪国都是罕见的吧)
(土方:奉承我也没什么好处)
(近藤:阿岁脸红了啊)
(土方:真是的,近藤桑,你也开始捉弄我了)
(近藤:不过诚实的说,伊东老师也很帅嘛~)
(冲田:如果你们两个关系再好一点的话就好了~每天站在一起,女孩子们就要晕倒了)
(伊东:不过事实上和土方桑传绯闻最多的是冲田桑呢)
(冲田:那不叫绯闻吧,只是幻想而已)
(近藤:伊东老师……你连总司这样的老实人都要捉弄啊,真是坏心眼的人)
(伊东:哈哈,其实只是想捉弄土方桑而已)
(冲田:比起这个,到底谁说的‘比目鱼’这个说法,太过分了,哪有说人像比目鱼的啊)

【最后,斋藤一】
美国游客:很严肃的人
意大利游客:不苟言笑呢,像是学监
(这个猜测很接近了呢,他真的当过学监)
意大利游客:日本的教育部门也太过分了,这种人会给学生造成心理问题的
韩国游客:看上去不太爱说话,嘴唇很薄呢
泰国游客:硬朗的人,冷血杀手那种
挪威游客:不说话却莫名的有压迫感,不过有点忧郁
英国游客:虽然不壮硕,但很有男子气概

(近藤:……大多是正面评价呢)
(冲田:不过他确实会吓到学生啦)
(土方:现在的年轻人太脆弱了,应该好好的教导一下)
(伊东:土方桑搞教育的话,会让日本的自杀率上升的)
(土方:就说现在的年轻人太脆弱了!)
(伊东:比起斋藤,土方桑更可怕吧)
(土方:你要是能稍微怕我一点,也不至于被砍了)
(伊东:………………)
(冲田:岁先生,你这个说法,太尴尬了)
(近藤:……咳……这个……)
(伊东:……土方桑总是一副很希望被人需要的样子呢)
(土方:好了好了不要谈论这个话题了!!)
(伊东:土方桑,大家都很需要你哟)
(近藤:……这个就不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了吧?)
(冲田:也没什么不好嘛,看岁先生害羞的样子也很有趣)
(土方:伊东……)
(伊东:^ _ ^)
(土方:砍了你哟)
(伊东:真是的,这样就害羞了啊……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不会再捉弄你了)
(土方:……………………哼……)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看过《猫猫日本史》,看到“宁宁”就想起带蝴蝶结的猴子。看到佩里……就想到日和。佩里和芭蕉桑和圣德太子都是一个待遇……

转载自:Min_泫

【历史对谈番外】土方岁三的21世纪日常(N)

土方回来时候,脸上有伤。

工读生:不是去和其他人会见了吗??怎么打架了??

“其他人”指的是其他在历史有所记载的名人。

土方:不知哪个脑子不正常的,把一些败军之将聚集起来,采访感想。

伊东:这个企划真的很坏。

土方:某个抖S工作人员骗我说是普通的聚会。

伊东:那么,见到谁了吗??

土方:见到信长公了……

工读生嘤的一声把脸埋在抱枕里。

土方:喂臭小鬼,我也很厉害啊!!你的历史课本上介绍我的篇幅要比介绍信长的多吧!!怎么从不见你崇拜我呢??

伊东:在她眼里你只是脸很帅但说话很工口的废大叔而已……

土方:你也一脸“好崇拜信长公”的表情啊!!

伊东:那是当然的了,难道你还期待我会崇拜你吗??

土方:混蛋!!

伊东:话说,被谁打了啊??

土方:……平将门

工读生:那你还算走运呢,传说平将门会引来地震

伊东:还会打雷呢……

土方:他很蠢啊!!话都讲不清楚,只会一个劲儿的散发报复社会的情绪!!属他讲的最差吧??

工读生:所以你是倒数第二吗??

土方:(窘)这个事就不要提了!!

伊东:你还真是倒数第二啊??

工读生:平助哥在现场直播来着,户隐红叶都说得比他好啊。

伊东:那是一定的吧,虽然是女人,但是红叶可是受到公卿式的教育……而且外交和谋略都很优秀,不然怎么能够以放逐之身,纠集诸侯叛乱呢……说起来,这么优秀的女人如果在御陵卫士,说不定早就能够让萨摩接受我们的投诚了呢

土方:可恶的叛徒!你连女人都要崇拜吗!!

伊东:钦佩有才之士是人之常情啊,土方桑吃醋了吗,就那么需要别人的崇拜吗??

土方:我才没有!!

工读生:话说回来,石田三成在民政方面真的很擅长啊,可惜生在乱世,没办法一展所长。

伊东:比起某个仅仅下令不抢夺民财,就自以为关照民生的笨蛋陆军奉行并要……哎呀土方桑,不要在室内拔刀嘛

工读生:真是的,那么不服气的话,去找平将门的麻烦啊。

伊东:话说,平将门干嘛要找你打架啊?

工读生:平助哥说了,因为九郎判官义经嘲笑将门,说“你好歹拥有高贵的血统,连土方岁三那种乡下小子都比你讲得好,这样的你还想当关白吗??”

伊东:然后平将门气不过,就去找土方桑的麻烦了??

工读生:真是不讲道理的家伙,正常来说不是应该和义经打起来才对吗??不过他已经变成鬼了吧,是鬼的话,就没办法讲道理了

伊东:不过,唯一输给土方桑的,居然是意识混乱的鬼类……

工读生:……该说发起人太坏了吗??如果有阿弓流为或者天草四郎在的话,土方桑肯定要胜过他们的。

伊东:这也难说吧……诶??土方桑变得沮丧起来了吗??

工读生:别这样啦土方桑,我们只是想捉弄你而已啦~你别看伊东桑平时很毒舌的样子,其实他超级紧张你的~和我讲话的时候,多半都在谈论你呢……

伊东:喂……你……呜呜呜……

嘴里被塞了超干超难咽的点心。

土方:……那个……

工读生:我知道,召集新撰组帮你打回去啦!!走啦!!打群架啦!!

……
……
……

伊东:(好不容易吞下点心)真是的,现在小孩子说谎起来根本没有愧疚感啊……这个时代的老师可真是辛苦……啊,烦死了,现在土方一定以为我真的偷偷崇拜他了……

伊东:唉等他们打完群架回来,我一定要解释清楚……

伊东:算了,这种事还是越描越黑,还是等他自己忘掉吧……

【刀剑乱舞x阴阳师】我们家的付丧神

【阴阳师接受梦枕貘小说版,斋叔电影版和冈野玲子漫画版……网易游戏版,我把它当另一个不相干的故事……】

木制走廊上,土方岁三和安倍晴明在喝酒。
“兼定和国广明明是我的刀,但他们似乎和后来的主人更加亲近。”土方闷闷不乐的说。
“审神者吗?”晴明问。
“嗯……”
“因为他们是以‘刀’的形态与你相处,而以‘付丧神’的形态与那个人相处的吧?”
“是这样的吗??”土方的表情舒缓了一些,“我还以为……他们更喜欢审神者是因为她是女的……”
“你是想说他们都是贪恋女色的刀吗??”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晴明似笑非笑的说,“在某些情况下,付丧神也会沾染些许主人的习气……”
“你是说??”
“土方大人,据我所知,您也是颇好渔色之人……”
“别把我和藤原兼家那种无能公卿相提并论……”
“虽然形式不同,但喜好女色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晴明公也认为我的刀会贪图女色吗??”
“这种可能是土方大人提出来的呀,”晴明微笑着说,“是你下了‘咒’……”
“我以为‘咒’这个话题,是您和博雅大人的私密情话呢。”
如果让天文博士提起这个话题,土方那可怜的文化程度就会暴露无遗……所以他避而不答。
……
……
……
……
“话说,没有特别紧要的事,不要靠近北野天满宫了,”阴阳师说,“菅原道真对你颇为不满,他这个人很偏执,有可能找你麻烦。”
“为什么?他投靠萨摩了??”
“他觉得你的打油诗……呃……那个勉强叫做俳句的东西,丢尽了日本文学的脸面……”
“……”
“别冲动,他可是引发地震和瘟疫的荒神。”
“……”
“?”
“新撰组也有惹不起的家伙啊……”土方叹了口气。
……
……
两人默默的喝酒。
酒喝完了,来斟酒的不是蜜虫。
而是崛川国广。
……
……
……
“你不觉得由男人来斟酒,很无趣吗?”晴明问。
“不,这样很好,”土方露出淡淡的微笑,“他是我的刀。”

我是个傻逼,与土方纪念馆开馆擦肩而过了!!行程只能去上野动物园和水族馆了……忧伤的看棍棍儿鱼

必须买一堆土方桑的周边!!谁有要捎的提前告诉我

Min_泫:

_寒子_:

新选组周边购买指南!

呀,京都真的 新选组的周边遍地开花!但很多都是直男审美和傻到冒泡的廉价纪念品既视感,这里转了几个地方,总结一下新选组可爱周边的正确打开方式!

第一站:八木家

旁边的商店“幸福堂”里可以买到很可爱的圆珠笔,橡皮和徽章!还有门口的扭蛋机可以扭到新选组印章和灯笼吊坠!这个印章扭蛋机和灯笼吊坠扭蛋机应该只有八木家门口有,别的地方真的没见到。新选组主题的御朱印账也可以在这里买到,设计清爽好看,就为了这本御朱印账我连续跑寺庙神社收集御朱印...第一个当然是壬生寺的三枚印啦!


第二站:壬生寺

真的给壬生寺做周边的大佬跪下了,和纸胶带和手包也太好看了吧?!!!连创可贴都可爱到飞起,看见哪个都想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惜这次来带的箱子小,前几天还面临visa取不出钱的窘境,只买了纸胶带和贴纸...哭哭 新选组的御守也很可爱!设计感不错,完全不廉价!挂在包包上提醒自己“初志贯彻,不挠不屈”

第三站:金阁寺

巴士站附近的小店里有写有队士名字的浅葱色羽织,有名字的应该只有这里有卖,可惜我来的时候卖断货了...

第四站:清水寺

这边就是纪念品聚集地,什么都有...清光安定的模造刀在这里就能买咯,不过最好先去一下新京极,和那边的商店比一下价。新京极清光的报价是11000日币。把这个拿出来说是因为在人力车大哥们开始跑的地方有一个卖点心的店,里面卖图上那个有星星的小队士吊坠,这个吊坠是我目前见到最可爱的一种了...

第五站:loft

去池田屋的路上可以逛一下,第三层文具区卖的新选组小贴纸超绝无敌可爱![可爱哭了]



以上!如果要去的话,建议把钱都花在八木家和壬生寺www

【游记】京都之旅——寻找新选组

……………………这俩妹子真欢乐,话说薄樱鬼无爱全都是因为千鹤不是我喜欢的小姐姐的样子……再话说我喜欢的小姐姐大概是hellsing或者drafter那个类型的,并不会在女性向里出现……

曹不:

这一路的旅途,就是我(秋儿)跟朋友逛日本京都,一路参观新选组遗迹,来的所见所闻所感。


回想起来,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时候还在迷《薄樱鬼》,连带着喜欢新选组。主控着风间少爷,以及他跟土方副长的cp。


姑且留下一贴,以示纪念。



虽然到了12月,京都的红叶还未完全凋落。
就在这样冬高气爽(?),令人振奋(?!)的日子,某秋儿和蓝天本着瞻仰各个JQ地的心,来到京都这块宝地。

一共两天,去了N处。行程如下。
第一站:三条大桥
第二站:知恩院
第三站:丰臣秀次之墓
第四站:清水寺
第五站:池田屋
第六站:东本愿寺
第七站:西本愿寺
第八站:油小路
第九站:八木邸


 


京都无论自然风景还是人文风景都值得一看。



虽然……这两只的目的并不全然在此。


 


第一站:三条大桥

看着京阪线上各个站牌名,两个人都很犹豫到底坐到哪里。是去伏见呢,还是鸟羽,抑或二条城?最后敲定的是先行目的地是三条大桥。
“因为这是近藤叔被砍头的地方……”
蓝天在后面幽幽的说。

一出车站口,三条大桥竟然就在眼前。






秋儿:蓝天对近藤叔有什么想法没有?
蓝天:是个好人,而且只是一个好人而已。
秋儿:人好但是没有水准吗。
蓝天(幽幽的):能爬到局长的位置都是土方一手捧上去的结果……
秋儿:蓝天土方魂又爆发了……
蓝天:我本来就是土方控……
秋儿:= =那么,拍两张照片就离开这里吧。
蓝天:嗯。

(两个小时后)
秋儿:啊哈……好累……
蓝天:累,累死了……

(明明想离开三条大桥,可是两人在附近死转活转就是转不开那座桥)

秋儿:鬼打墙么……
蓝天:一定是我抱怨了近藤叔,结果被他诅咒了T T现在好了转不出去了。
秋儿:祸从口出……
蓝天:明明来这里前还求了护身符的……
秋儿:给我看看……哇,是新选组羽织外形的护身符哎。
蓝天:为什么还是没有效果……
秋儿:……你求它的时候向谁的名义求的?
蓝天:必须是土方。
秋儿:= =你觉得土方有可能违背近藤的意思吗。
蓝天:……不会。
秋儿:于是没有用也是当然的吧= =|||||

(后来两个人坐巴士离开了那个转不出去的鬼地方)

蓝天:新时代的产物就是好,旧时代的鬼也阻止不了我们离开了。
秋儿:是啊,都怪近藤叔的怨灵作祟,把握搞成路痴了,死活转不出去!

(不,两位本来就是路痴——天音。)


 


第二站:知恩院

蓝天:接下来就到知恩院了呢。
(萨摩驻京都藩邸)
秋儿:可以嗅到少爷的味道》//////《




 秋儿:貌似比西本愿寺大~
蓝天:西本愿寺已经不小了,不过一比,果然还是……
秋儿:萨摩真是让人得罪不起呢。
(进入)
秋儿:=3=里面看起来比从山门看还要大~


 


 


蓝天:景色不错,但是要爬很久的样子……

秋儿:为了少爷我忍。少爷会住的房间,一定是拾级而上,最高的比较清静不会被人打扰的房子。
蓝天:也许少爷不愿意住在这里,毕竟这里住的人多,会带着天雾不知火到外面去住吧。
秋儿:也是。。少爷讨厌群聚的吧。
蓝天:而且住外面,约会土方比较方便。
秋儿:= =的确如此。
蓝天:而且,少爷家有钱……
秋儿:于是就算宾馆很贵,也还住的起= =|||
蓝天:可不是……
秋儿:忽然发现是少爷真好啊……
蓝天:因为有钱?
秋儿:不尽然。(喘气)知恩院台阶也太多太高了吧!是少爷的话一个瞬移就上去了,哎……
蓝天:=_____=

第三站:丰臣秀次之墓

这一段原本并不在预定行程之内。
只是两个人在寻找清水寺的时候,忽然在路边瞄到了。于是蓝天一头扎了进去。


 



 



 


蓝天(激动):不愧是遍地是宝的京都啊……
秋儿:嗯,嗯。
蓝天:丰臣秀次是丰臣秀吉养子和外甥啊……
秋儿:嗯,嗯。
蓝天:日本战国时代是个多么美好的时代……那么多有萌有爱的人物,那么多的JQ……
秋儿:嗯,嗯……
蓝天:……秋儿= =+
秋儿:嗯,嗯……嗯?
蓝天:你不感兴趣就算了……可以不要在人家向你介绍的时候大嚼巧克力吗??
秋儿:……
秋儿:嗯,蓝天要不要也来点?
蓝天:……(跪地捂脸)


 


第四站:清水寺


 



 


蓝天:真漂亮……红叶也都还在呢。
秋儿:是啊……这里自然风景也是值得一看的。
蓝天:于是我去求签了。
秋儿:求签?
蓝天:姻缘和命运的……反正我是遇签必求。



 


 


爬啊爬上去……
终于到了这里


 



 


蓝天求到的签还不错,或许会有好的缘分吧。
蓝天(祈愿):希望我早日找到我的副长……
秋儿(学着祈愿):希望我早日找到我的少爷……
蓝天(祈愿):副长啊副长你在哪里……
秋儿(祈愿):少爷啊少爷我好想你……

由于两人心愿诚挚,副长和少爷终于出现在了面前……


 



 


 


 


少爷:哟,这么喜欢我啊?那么,要不要一起来?
副长:= =+风间你向那两个女人伸手想干什么!
秋儿:……
蓝天:……
秋儿:出现了呢……
蓝天:还是夫妻档……
秋儿:肖想少爷是我的不对……
蓝天:请你们幸福……我们在旁边咬手绢就可以了=____=

(离开清水寺)

秋儿:天色很晚了……
蓝天:肚子也饿了……
秋儿:找地方吃饭吧。
蓝天:池田屋怎么样?绝对一定必须要去的。
秋儿:= =++++就这么定了!


 



-----------------
第五站:池田屋

吼吼,终于来到了这个充满爱和JQ以及无限可能的池田屋!(何?!)

两个人站在池田屋大门口。


 


 



 


蓝天:…………
秋儿:…………
蓝天:都到门口了……你在紧张吗?
秋儿: 才,才没有!
蓝天:我能理解你兴奋的心情,但没必要紧张成这样吧- -脸都青了!
秋儿:那是灯光的缘故!
蓝天:灯光是淡黄色的吧……
秋儿:你的腿不也在抖吗?
蓝天:啊,小地震了……


秋儿:……


 


(进门)

店员:いらっしゃいませ!ご注文はよろしいでしょうか?(欢迎光临,请问来点什么?)
秋儿:い,いたたきます!(我开始吃了!)
店员:= =|||
蓝天(小声):喂,说错了!


蓝天: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 !(我吃饱了!)


店员:……


秋儿:你也错了!!


(十分钟后)



秋儿:お刺身の盛り合わせとお寿司ワンセット,あと、味噌汁もひとつをください!
蓝天:総司コ-スと土方岁三コ-スください。そして,にんじんを入れないでください。

(这次总算都对了……)



菜单是这样的》《



 


照片为举着菜单的某秋儿XDDD



 


酒水单是这样的=3=


 



 


经过商议,秋儿点了“総司の泪”(総司的眼泪),蓝天点了“岁三~梦のつづきを~”(岁三——梦的延续)

因为这杯酒的名字,事后某秋儿灵感大发……回去后码下了风土中篇《梦的延续》


地址:http://caobu.lofter.com/post/2febf3_e51c52


(没错就是在安利)



然后开始品尝饮料。



 


 


蓝天:秋儿,口感如何?
秋儿:总司之泪酸酸涩涩的……这杯酒入口时感觉还不大,但后劲很足,发作的时候起超乎想象的厉害。
蓝天:你在说酒还是肺结核……
秋儿:咳咳……唔,蓝天你的酒味道怎样?
蓝天:是香蕉的口味……
秋儿:香,香蕉?!
蓝天:嗯,香蕉……
秋儿:想到香蕉,就会想到猩猩……
蓝天:想到猩猩,就会想到近藤……
秋儿:想到近藤,就会想到近土……
蓝天:……
秋儿:……
秋儿:喂毛喝杯土方的酒近藤都会跑出来啊!摔!
蓝天:别摔啊T T虽然我也能深刻体会这种感受,但岁三的酒很珍贵的TAT

(池田屋的晚饭在混乱中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下一站,东,西本愿寺!哇咔咔~~


第六站:东本愿寺

东本愿寺建于1602年,远晚于本愿寺。是经德川家康下令,从本愿寺独立后创立的。而原来的本愿寺,则为了跟东本愿寺区别开来而被称为“西本愿寺“。
进入之后……真是不巧,正在翻修= =||
大门啦,前庭啦都是翻修器械,放上来太煞风景了,就放不多的没那些东西的部分吧。


 



 


西本愿寺倾向倒幕,东本愿寺则是佐幕的。

新选组选择西本愿寺作为屯所,也有抑制倒幕势力成分在内。那么相对而言……萨摩的倒幕势力,也会跑进东本愿寺商议各种各样的军事事务吧XDDD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嗯嗯。



 


在东本愿寺的大堂内,秋儿展开了长长的妄想。

元治元年七月。

东本愿寺大殿。西乡隆盛与小松带刀正在优哉游哉的喝酒。

小松:长州征伐旗开得胜,我敬你一杯。
西乡:受之有愧。结果还是让久坂和高杉跑了呢。
小松:这不重要吧?反正收尾工作不是有新选组吗?
西乡:……的确呢。虽然是一帮乌合之众,但是办事干净利索,比起幕府的军队说不定还强一些。不尽早处理它们的话,日后也会添很多麻烦吧。

小松:新选组不是正规军队,有什么动作也很难向幕府追究责任,是够麻烦的……不过,有我家表弟来帮忙就问题不大了呢。

西乡(吃惊):你的表弟……是说,风间家的那位?
小松:可不是。那帮长州人跑到天王山,新选组去追,风间绝对会跑去那拦着的。就算不把他们脑袋切下来,至少会打个半残吧。
西乡:你倒很清楚。……话说,自从把肝付之姓改为小松开始,你不是已经从那一族脱离了吗?
小松:啊啦,东方国家有一个成语叫“藕断丝连“……
西乡:这比喻== ||||
小松(自言自语):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风间破门而入)

风间(皱眉头):这么急把我叫回来,究竟想干什么?不说清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松:别那么大火气,先喝一杯消消火怎么样?
风间(不爽):我不是来喝酒的。还有,不是只有你么?(指着西乡)这个人你也认识?
小松:啊啦亲爱的表弟,我们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关系。
风间(爆):谁问你这个!还有不要用那么恶心的腔调!
小松:别太在意,这不是重点……说起来,你已经和土方正式交锋过了吧。
风间:哼。
小松:结果如何?

风间:土方那混蛋……下次一定砍了他。
小松(惊讶):哎?
风间(浑身不自在):干嘛?
小松:你这次没杀掉他吗?
风间:……
风间:实力在人类里也算不错了。但要干掉他,什么时候都可以,不用急于一时。

小松:哦?真的吗?
风间:……
小松:嗯……
风间:干嘛那么看着我?
小松:只是有一种讨厌的预感。
风间:怎么?
小松:如果你第一次下不了手,日后恐怕永远也杀不了他。
风间:胡说!没那回事……不过是个人类而已!
小松:那么,他死掉也无所谓喽?
风间:当然。
小松:那么,我现在就去解决他吧。(伸手握住旁边的刀)
风间:喂……你别乱来!
小松:嗯?
风间:那是……我的猎物,你别插手。
小松(叹气):我就知道……那随便你吧。

风间:……
小松:不过,等你发现自己敌不过土方,想哭泣的时候,我的怀抱随时为表弟敞开哟。
风间:………………

(在风间拔刀砍过来以前,小松从窗子里跳了出去,一道烟走了。)

西乡:……………………
风间:……………………
西乡:这是大老那边送来的西瓜,你要不要尝尝?
风间:……我不要!

(完)
妄想完毕之后,秋儿被自己的妄想萌的晕了过去。


-----------
下一站:西本愿寺~!


 



第七站:西本愿寺

游览西本愿寺的时候,依然是翻修状态。于是大门的照片不放了,钢丝条神马的太伤眼……
有些内部照片还是能看的。


 



 


西本愿寺,1591年在由丰臣秀吉捐赠京都的土地上安定。是京都最大的寺院,也是日本佛教净土真宗愿派总寺院。至于信徒,据说有1200万以上了。

……于是,新选组拿它来做屯所,胆子还真够大的……!

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还是要经过上司——松平容保的首肯吧。
那么,新选组在拿它做屯所的过程中,会有哪些波折呢?在新选组的第二任屯所内,某秋儿再次展开长长的妄想。

于是本次松平容保公子出场……


 


----------

元治二年三月。夜。西本愿寺厢房。

松平容保坐在榻前,落下一粒黑子后又执起一粒白子,他正在自己与自己对弈。
一旁的土方拄刀跪地已经一个时辰,却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这也是一场辛苦的战役。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松平:……你回去吧。这种要求,我很难答应。
土方:由于队员数量的扩充,场地足够的屯所对我们来说是必要的。另外,西本愿寺一向善于窝藏倒幕的浪士,将屯所迁到此处也是为了防止他们动作。

松平:呵……这样一来,别说新选组的名声变的更糟糕了,会津藩都难免被你们牵连呢。
土方:为了打击他们的士气,这些代价是必要的。

松平:有意思。你难道不知道,新选组目前为止给我们添了多少很难向其他藩交代的烂摊子吗?
土方:……我承认为了达到目的,征用和对藩士的当场击毙的情况是会出现。但是,倒幕的力量也因此分散了是事实。
松平:你们的作风太过强硬。就算尚有功绩,便要求把西本愿寺划给你们,恐怕狂妄了些呢。
土方:……不敢。我们绝不是邀功显摆,想要此处作为屯所,无非是想要为朝廷立下更大的功绩。
松平:就算你这么说。会津藩也不会因为“可能”会立下的功绩,为你们担上那种程度的风险。
土方:……请相信,我们会的。松平大人刚刚和这里的月照禅师说过话,手上多了不少棘手的事要处理,等您空闲一些的时候再考虑一下应该就能明白我的诚意。

松平(疑惑):你知道我跟月照聊过?

土方:进入一个场所时先了解它里面的人都做了些什么,已经是我的习惯。更何况,这里还有可能有威胁到您安全的僧侣。

松平:……
松平(面色柔和了些):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土方:并没有得到特别重大的消息,就是弘前藩的藩士家臣村上宏幸,虽然号称脱藩了,却依然留在属地内。
松平:……
松平:村上宏幸这个人,你知道吗。
土方:这一定是个将军很在意的人物,不然您也不会在意一个普通武士的动向。

松平:算是给你说对了吧。这个人是藩士木下的家臣,负责处理弘前藩的财政。今年正月,原本弘前藩该来京都送岁贡的,可是却迟迟未到。大老一问之下,藩主就说是村上的资金统筹出了问题,导致岁贡延迟。

土方:那么必须处置村上了。
松平(冷冷的):可是,在提出交出村上给幕府处置之后,弘前藩却对那人作了脱藩处理。更可恶的是,他只是顶着脱藩的名头,在属地内根本不曾离开。很明显是藩主的袒护。如果不能用强硬手段将他带来审讯,幕府颜面何存?

土方:那么,只要将他带回京都即可。
松平:说的是轻松。躲着不出来的话,要抓到恐怕相当不容易呢。
土方:这倒未必。
松平:哦?
土方:真的想抓一个人,总是有办法的。
松平:你倒是很有信心。
土方:不敢。不过,这点自信总是有的。

松平(玩味):那么不妨试试看吧。如果新选组真的做的到,说明你们还有一定的能力。西本愿寺入驻的文件我就签给你们,如何?

(这种任务,明显达成可能性微乎其微。)

土方:……请问期限是?
松平(漫不经心):十天。
土方:……不。
松平(了然):做不到就不要夸下海口。你可以走了。
土方:属下的意思是,三天足够了。
松平:……
松平(疑惑):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三天时间,就一个来回都非常勉强。
土方(坚定):三天之内,我会把您需要的人送到您面前。
松平:……你敢立誓吗?
土方:这正是我希望的。等到任务完成,请您务必给予我们西本愿寺的入驻的文书。
松平(疑惑):……说过的话,可得自己负起责任。那么,做不到的话可是会得到相应的处罚的。

两个人都拔出了佩刀,刀身相击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是武士之间表示立下约定的一种方式。

土方:……其实,用不着三天。明天上午,我就会把人送到会津藩本阵。


 


松平(吃惊):什么!村上宏幸,明明就不在京都……
土方:不是村上。
松平:……你说什么?
土方:送去的人不是村上,而叫浅田十兵卫。
松平:……
松平(目光变冷):土方,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土方:……您应该知道的。幕府想要抓到村上,并不是为了岁贡的事。
松平:……你都知道些什么?

土方:村上是弘前藩的税务官,其实真正的工作是为了藩里通过萨长购入军火。岁贡之所以今年没法给出,就是因为此人经营不善导致的亏空,所以这事才引起朝廷警觉,因而败露。朝廷想要抓到村上,真正的目的是想知道弘前藩从萨长倒入的军火类型和数量吧。
松平:……说下去。
土方:而浅田十兵卫这个人,就是替村上联络萨长的主要负责人。村上所知道的,浅田知道的恐怕比他还清楚。前些时间他潜伏在京都久井屋,已经被新选组捕获。得到这个人,不是正可以达成幕府真正的目的吗?

松平:……
松平:我真是小看了你呢……土方。
土方:所以,我履行了我的承诺。
松平:你别忘了。我向你要求的人,可一开始就是村上而非浅田。你竟然还以此立誓,不知道羞耻的吗?
土方:……属下说了,是“您需要的人“,而这个人并非指村上。
松平(冷笑):你一开始就在玩花样吧?引出村上的事,然后故意提出要完成这种很麻烦的任务,引我交换条件?

土方:……那是因为,我知道松平大人自己也很好奇,新选组的实力,以及对敌方的情况的掌握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只有这样才能确定,把西本愿寺分配给我们是否值得。

松平:……哼。

土方:我还知道您会接受这个结果的。既然这次真实的目的能够达到,就不会在乎过程,也不会因此迁怒于人。正因如此,我才越距了。请您原谅我的放肆。

松平:……
松平:土方,你的确是个聪明人。
土方:……
松平:入驻的文件,我会签给你们。
土方:非常感谢。
松平:……只是,越聪明的人,往往越让人讨厌。
土方:属下十分抱歉。
松平:你可以滚出去了。
土方:是。

(起身。可是由于跪地姿势持续的太久,站起来也有些勉强,手得扶着门框才不至于跌倒。)
松平:……如果我一直没有回应,你是打算跪一晚上吗。
土方:当然,武士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垮掉。
松平:那么,你也跟队里说过,今晚不会回去的吧。
土方:是的。
松平:现在已经是夜中了。你一个人回去,碰到巡夜的也会多出麻烦的事。
土方:……?
松平:我会让僧侣准备真如堂的房间,今晚你就地在这里休息吧。
土方:……
松平:怎么,不乐意?这是命令。
土方:不,万分感谢。那么,我就却之不恭了。
(土方离开后。)
松平:………………
松平:明明是一头狼,却故意做出狗的样子呢。
松平:土方岁三,果然,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啊。 

—end—


 


这次是蓝天给有型的土方萌的晕了过去。某秋儿在旁边一脸黑线,这是神马!明明是打算弄出kuso属性的吐槽物来的!这么正儿八金的东西是神马!!


 



 


此处进去是寺内干部的房间。

秋儿:说起来,少爷夜袭西本愿寺抢亲,就是在这里啊……
蓝天:嗯……
秋儿:山门前的空地,有段经典的风土对砍来着~
蓝天(幽幽的):是被千鹤打断了,还被土方搂在怀里那次吗。
秋儿:……
秋儿:就算千鹤不阻止,少爷那刀也绝不会砍下去- -千鹤都给土方搂着了,就算砍下去也只会伤到土方吧!更何况,就算伤到了点千鹤,伤还不是马上就好了,根本用不着有顾忌。
蓝天:少爷从来没有想过真正要土方的命……
秋儿:唉……
蓝天:唉……
秋儿:于是!
蓝天:嗯?
秋儿:《薄》要拍西本愿寺抢亲这一段,想必风土都很辛苦,口误也会很多吧。
蓝天:啊……这样……
秋儿:比如……
蓝天:比如……

导演:《薄樱鬼》第九集【修罗之辙】。现在开拍!风间,首先是你的台词!

风间:跟我走!
千鹤:我不会跟你走的!!
风间:少废话跟我走,薄樱鬼!
土方:………………
千鹤:………………
导演:= =|||错了错了!!是“跟我走,女鬼!”

土方:……好。
导演:“好”什么?你的台词是“决不让你带她走”啊……!
导演:你们给我回来!臭小子!回来!这是乙女不是BL啊……回来……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哭声越来越微弱)
千鹤:啊咧?我的立场呢?我不是女主角来着?为什么两个原本为我而战的男1男2如今都弃我而去了?
导演:可恶!总不见得要找千姬来吧!这样的话就真得拍成基片了啊!

秋儿:好萌……
蓝天:啊……萌死了……


秋儿:话说,你还记不记得,在土方把千鹤抱住,少爷硬生生收住刀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蓝天:‘为什么要袒护人类?反正迟早都会被他们背叛’这句吗?

秋儿:嗯。我咋觉得,这句带着股怨气……
蓝天:哈?
秋儿:少爷以前被人类甩过的怨气!
蓝天:哈??

蓝天:…………咳,不过我是真没想到这点……什么人敢玩了少爷再甩掉啥的。
莫非少爷小时候碰到过土方?

秋儿:完全可能……土方和少爷小时候曾经碰见过这种事。

蓝天 :话说。。。土方应该至少比少爷大六七岁的样子吧。那么少爷还是个漂亮的小正太的时候,土方就已经是个英俊的美少年了。。。》《嗷嗷
秋儿:嗯。文久4年少爷出场21,土方29,相差8岁。
蓝天:果然年龄差萌……

秋儿和蓝天两只,深深的陷入了少年土方和正太风间相遇的妄想。

夏夜祭典,花火大会。街道和桥梁上都是通明着灯火,到处都是身着漂亮和服的人们,小贩们叫卖声和欢声笑语也在周围交织在一起。

瞒着家里偷跑出来玩的小少爷和少年土方撞在了一起。

风间:喂!那边那个人类!本少爷迷路了,快告诉我怎么回去。
土方:………………(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对方只是小孩……)
于是土方尝试带小少爷回家。
风间:喂,这个点心,买给我。
土方:……(忍着气掏钱)
风间:嗯,虽然味道很一般,还不到吃不下去的程度。人类,下次记得挑更像样点的给我!
土方:你!!(…………不能揍人,不能揍人……对方只是小孩…………)

(个把小时后)
风间:哼,没想到这么快就到目的地了。尽管只是个区区人类,不过还做的不错嘛。
土方:……到了的话就快回去吧。(我忍,作为武士我要忍到最后……)
风间:……你,等我十年!
土方:……哈?
风间:未来西方鬼族的当家少奶奶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在这之前给我好好修行,十年以后本少爷来接你过去!
土方:【喷】…………少,少奶奶?!

就这样两人结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风间一本正经许下了话,但是土方只当是孩子话,顺口就说“知道了”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十几年后,西本愿寺。

风间发现土方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事了。一边感慨傻傻守约的自己,一边对着土方怀里搂着的千鹤,满怀怨念的吐出一句,“袒护人类干什么,反正迟早都会被背叛的!”


……
秋儿和蓝天同时因为她们的妄想囧的晕了过去。

荡漾的西本愿寺之行完。

—tbc—


 


第八站:油小路

终于到了油小路,伊东姑娘丧命的地点…… 

秋儿:这里写着油小路哎。
蓝天:要不要进去看看?
秋儿:唔……其实提不起什么兴致。
蓝天:嗯。。不过来都来了,还是去看看吧。而且这里也是伊东姑娘丧命的地方,也是历史遗迹嘛。
秋儿:那好吧,进去找找伊东姑娘的牌位神马的…… 

走啊走,走啊走……一边磕零食一边聊天一边走……聊的是鬼火里少爷除了钢琴还会什么。最后得出结论是爱尔兰风笛。

蓝天:等等!
秋儿:怎么?
蓝天:= =再走下去就过了八条,是西崛川了啊!
秋儿:= =是说,油小路已经走完了吗?这条路还真够短的。
蓝天:伊东姑娘的墓碑呢?地图上说就在油小路上啊。
秋儿:= =不知道哎。
蓝天:……再回头去找着吧,可能漏了。 

走啊走,走啊走……继续一边磕零食一边聊天一边走……这次聊的是风土的架空是不适合放在中世纪的欧洲…… 

秋儿:还是没有嘛。
蓝天:总不会是给拆了吧……再找一遍?
秋儿:真麻烦! 

走啊走,走啊走……继续一边磕零食一边聊天一边走……
这次的话题是少爷和土方谁做菜比较好吃。结论是少爷做的更好吃。假设某年某月某日,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和吃苦耐劳的土方老师因为偶然的原因同住一个公寓,水电平摊,厨房共用,那么就有可能出现以下情况:之前大少爷不愿意动手,都是土方烧饭(少爷曰:乡下的狗都该滚进厨房!)而土方,在一次烧掉厨房后被少爷拒绝再进去(少爷改曰:乡下的狗都应该滚出厨房!)少爷也从此学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很好,很好。 

秋儿:累死了!(靠在栏杆上休息)
蓝天:还是没有呢。嘛,那就算了,回去吧(你们有用心在找吗……)
秋儿:嗯,回去吧。都怪伊东姑娘太没存在感…… 

这时,一个幽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这是靠在别人身上的人该讲的话吗?

秋儿:嗯?蓝天,我没靠你身上啊。
蓝天:……………… 
蓝天(哆嗦):秋儿……你现在靠在哪里? 

某秋儿回头一看 


 



 


 


找了三遍没发现的伊东姑娘就近在眼前。

秋儿:……………… 
蓝天:……………… 
两人同时:鬼啊~~~~~ 

跑跑跑一路狂奔出油小路…… 

背后还传来类似于哭声的声音。

??:你们两个臭丫头……无视人家还敢跑……人家的存在感啊……嘤嘤…… 


(油小路之行完)


 


 




 


—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