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刀剑乱舞/阴阳师/地狱少女】付丧神,式神,武士,妖怪与阴阳师(?)

【只萌阴阳师小说/电影/漫画,不萌游戏】
【相反,凡是和土方岁三沾边的全都萌】


“你也是付丧神吗??我也是哟~”
长着胳膊腿儿的旧木屐拽着和泉守兼定的羽织下摆说。

兼定和国广身上挂满了长出手脚的生活用品——锅碗瓢盆,笔墨纸砚,应有尽有,就像个印度乡下的货郎。

“您能管好您的付丧神吗?”土方岁三不满的向安倍晴明抗议,“兼定他是刀,不是货架,更不是幼儿园老师……”

“刀也可以这样哦~”一目连身上挂着香炉、勺子、扇子和骨灰坛子,在逗他们玩。
“女人,刀不是这么用的,”土方又对眺望庭院的齐刘海校服少女说,“你该找把薙刀玩,打刀不适合女人。”
阎魔爱回过头,用超级大的眼睛望着土方岁三。

“小姑娘还让那把刀的付丧神去勾引女人。”安倍晴明添油加醋的说,“你看,你的那两把刀,变成式神还挺帅的……”
“我绝不会让兼定和国广去做这种事,”土方皱着眉头说,“刀不应该这样用。”

“说得好像我是从事不良职业的失足刀一样……”一目连有点不愉快的小声嘟哝。

“怎么样,你们都来当我的式神吧??”安倍晴明问。
“抱歉,我对身为‘土方岁三的刀’这一点深感荣耀。”
“我的想法和兼先生一样。”
“比起给基佬狐狸当式神,我更愿意侍奉大小姐。”

安倍晴明摇摇头:“好吧,我大概不适合刀。”

……
……
……
默默喝酒
……
……
……
阎魔爱:“岁先生,写首俳句助兴吧。”
安倍晴明:“虽然不如博雅,但我也可以弹奏乐器,来配合你的俳句。”
土方:“那我就写一首。”
硬着头皮写了一首。

安倍晴明看了看,叹了口气,塞进袖子里。
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说:“还是喝酒吧。”

……
……
……
……

反正,土方岁三的俳句,最后辗转到了菅原道真手中。
“这就是后世的文学吗??被称作厕所笑话的东西……”菅公说,“这种没笑点的笑话,下次就不要给我看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