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HP伏地魔家相关】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和性骚扰哪个先来临(9)

【伏地魔&德拉科,勇闯女澡堂】
【零食摆在眼前就不自觉的吃几口,这不算病,但问题是,作为一个正在修复灵魂的患者,不遵守医疗禁忌会发生奇怪的事】
【这次是德伏,不是德芙】


Chapter 9
祸从口入

伏地魔和德拉科终于离开了那个充满非洲裔荷尔蒙的性骚扰浴室。
三千多年前的埃及人崇尚性力,缺乏隐私意识,喜欢在浴室里对他人的私密问题评头论足——出生在二十世纪的英国人受够了。
伏地魔,带着他的俘虏,准备去找黛尔菲。所幸法老王并没有因他们的离开而生气,反而很友好的为他们指路。
“下了楼梯向右转,一直走,看到顶着花盆的阿努比斯像再右转,直到看到阿里阿德涅的画像,对着她说口令——泰勒.斯威夫特的下个男朋友是谁。”
伏地魔这样找过去,他们裸体穿着昂贵的丝绸浴袍,就这样走过去,对着预言家阿里阿德涅的画像说出口令。
“泰勒.斯威夫特的下个男朋友是谁?”
“天知道是谁。”画像上古希腊的女先知翻翻眼皮,让出通道。
在眼前一片香气弥漫的水雾中,他们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女人,各种女人,身姿如标枪般笔挺、肌肉如古罗马大理石雕塑般强健的女战士;举止高贵,如赛璐珞娃娃般可爱的金发女子;黑发黑肤,如猫般慵懒的北非少女;一头绸缎般乌黑浓密长发,散发着学者气息的东方女性……
她们,都没穿衣服……
对,这是女浴室。
法老图坦卡蒙并没有说谎,他只是没有明确说明目的地是哪里。
那几个霍格沃茨的巨乳女实习生也在其中,她们中的几个抱住戴尔菲,阿宅正用笔在她背后的刺青上涂鸦。
“我要给你的翅膀画上一个身体,这样才更像个鸟!”阿宅说。
“可卜鸟就是只有翅膀没有身体的,你没上过神奇动物保护课吗??”戴尔菲被一堆巨乳挤在中间,她想挣扎,但那势必会推到谁的胸部……她不想当个女变态,虽然她真的很想揉揉看。
然后她们发现了,戴尔菲英俊的父亲,和他英俊的俘虏,正瞠目结舌的看着蒸汽中若隐若现的翘臀长腿,和晃动的奶子……
“我猜你们把这辈子的美女都看完了。”猫样女子慵懒的翻个身,她咖啡色的屁股上居然长着尾巴,“血腥雅典娜佣兵团对颜值要求很高,除了图坦卡蒙法老那样的大人物外,只有才智过人的俊男美女才有资格加入~”
“如果你们愿意,绅士们,也欢迎你们称为佣兵团的一员~”女战士坐在浴池边,交叉着翘起长腿,“我会好好满足你们的~”
“请允许我们先为你们检查身体!!”不知道哪个巨乳女学生喊了一声,引起一片附和。
戴尔菲的声音在女流氓中显得软弱无力:“你们不能性骚扰黑魔头……哦天哪,我就知道这样说没人会听……那么,总之,请不要性骚扰我父亲……”
这真奏效,这里没人会买黑魔头的账,但至少一部分人也不好意思对好友的父亲性骚扰。
但她们可以商量:“你父亲就不需要个临时情人吗??你看,毕竟他二十二年都没有性生活……”
德拉科觉得这比图坦卡蒙的浴室危险多了,法老只是口无遮拦,但这些女人是货真价实的想强奸他们。
他赶快退了出来,并打算把伏地魔和女色情狂关在一起。但伏地魔紧跟着他出来了。
“真难以置信,这二十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伏地魔疲惫的问德拉科,“现在的女人都变成这样了??”
“别问我……也许麻瓜和泥巴种女人才这样……”德拉科撑着额头,这短暂的一天内他经历得太多了,见到了复活的黑魔头,被扔大粪,被臭名昭著的巫师屠杀者绑架,被三千多岁的法老王评价性能力,然后遭到了女性色情狂的集体性骚扰……

此刻他们正坐在女浴室外面的小休息室中。毕竟,不管外在形象再怎么疯狂怪异,B.A也是个不容小觑的军事组织,并不会任由可能成为敌人的巫师随便游荡。
他们面前的雕刻案台上放着各色零食,而正如每个人都会做的那样,只要面前有零食,而两个人又在漫无目的心不在焉的聊天,就总会忍不住往嘴里放几个……
然后一切都不对了……
在吃了几个裹着花香四溢的粉末的球状甜食后,伏地魔的意识开始模糊,他……觉得自己是一朵花……身体变得湿滑,想要从雌蕊中分泌香甜的花蜜……
然后他感觉自己那样做了,他不知哪个器官成为了雌蕊,分泌了粘腻的东西,他的全身都散发着花朵授粉时的芳香……他期待吹来一阵风,或者来采蜜的昆虫,把雄蕊的花粉送到自己的雌蕊上,吸进身体里,孕育种子……
他感到雄蕊的气味,花粉带着苦涩的芬芳,与他贴合在一起,被他粘腻的汁液包裹……
快把花粉给我,把花粉放进我的身体……他这样认为,似乎自己已经完全成为一朵花……
……
……
当戴尔菲试图洗掉刺青上卡通风格的鸟涂鸦时,刚出浴室的高跟大呼小叫着折返回来。
“戴尔菲!!快来看看你父亲在做……或者被做什么!!”高跟喊着,“他是基佬吗??”
“如果他是基佬,就不可能生下我。”戴尔菲莫名其妙的披上浴巾出门,却震惊的看见……
伏地魔和德拉科扔掉了浴袍,纠缠在一起……正试图做那档子事……伏地魔极尽旖旎的引诱着德拉科,而后者似乎神智也不太清醒……
“真刺激!”阿宅和其他人正拿着手机拍视频——看样子她们拍了好一阵了,只有高跟还算有良心,想起来通知戴尔菲。
“阻止他们。”学者气的女人说。
在众多人失望的(以及戴尔菲如蒙大赦似的)目光里,女战士和学者女一人提起一个赤裸的男人,将他们的脑袋按进冷水中。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