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HP伏地魔家相关】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和性骚扰哪个先到来(10)

【伏家自古幸运E,统治世界和解决胸部外扩一样,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继续德芙,不,是德伏】
【别惹泥巴种,除了诅咒,她们会的恶作剧可多了】



Chapter 10
病从口出

当里德尔恢复意识时,他正被人粗暴的提着头发从冷水中拖起来。
一旁德拉科正抱着水池抠挖喉咙,呕吐得几乎脱力。
“你完全不需要催吐,马尔福先生。” 默然师实习生贝斯那讨厌的声音响起,“这完全是戴尔菲她父亲的问题。”
“我的什么问题??”伏地魔没好气的问。刚刚发生的一切留存在他大脑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差点和马尔福家的小子做爱,而他则是不知羞耻的做出引诱的那个……
伏地魔灵魂修复项目的技术负责人“贝斯”则毫无歉意的解释:“在修复灵魂的时候,用了冥河之花的雌蕊作为素材……导致你的体质……怎么说呢,一旦接触雄蕊的花粉,就会发生这种情况。而那个食品中恰好含有冥河之花的花粉……”
“你吃了花粉,使得体内的雌蕊产生授粉期的表现,”猫样女指着伏地魔,“而他只吃过花粉,所以受到你的雌蕊气息的引诱……”她又指着德拉科。
“拜托…别用那个词!”德拉科无力的呻吟。
“可你总得告诉我禁忌症!!”伏地魔向实习生们抗议,而贝斯却毫不在意的说,“本来冥河花粉在活人的世界上就极为罕见,只有这里有存货……只要你不随便吃女孩子的零食,就不会有误食的问题。”
好了,这成了他的错。伏地魔想反驳,但多年的习惯让他更习惯于用阿瓦达索命或者钻心咒解决问题。在他更加怀念他的魔杖之前,阿宅提出了更坏的消息。
“你没吃或者喝别的吧??”女学生问,“我把研究作业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就是那个深红色的果汁。”
“你喝了……”德拉科同情的望着伏地魔,“而我不习惯用陌生的杯子,所以拒绝了。”
良好的习惯真的对人有益。
“你妈妈没告诉你不要随手乱放吗??”伏地魔按着太阳穴,“好吧,告诉我,这个饮料又能搞出什么新花样……”
“花吐症,不知你是否听说过。”阿宅有些得意的说。
“你真的……真的把它研究出来了??”戴尔菲惊讶的问,“我还以为你在脸书上说的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咱们共同的网友‘龅牙猪’要向他的女同学告白,我研制这个就是为了帮他——连繁忙的达力.德思礼先生都出力了,我们又怎么能不全力帮忙呢??”阿宅说。
“可‘圣诞老人’只是借车和名牌手表给他,如果你能用这种正常的方法来帮助别人……”戴尔菲想抱怨,却被伏地魔打断了。
“看在梅林的份上,”他大声说,“这他妈的是种什么病??”
“你当然不可能听说过,不上网的巫师先生。实际上这是种网络上虚构的病,常被用于爱情小说,”阿宅回答,“它是,简单的说,如果你对某个人单相思,就会患上这种病,它会让你从口中吐出花来。病入膏肓时,甚至会因吐花过多而窒息身亡——唯有暗恋对象的吻可以治愈。”
“这真他妈的浪漫!”伏地魔愤怒的说,“然后你居然把一个不存在的病通过某种药剂实现了,就是为了让你懦弱的麻瓜网友能够向女人示爱??”
“没错,不过……”
“好吧,如果我没有暗恋的对象,是不是就不会……嗝……”
伏地魔,伴随着响亮的嗝,吐出一朵盛开的小雏菊。
……
……
……
戴尔菲惊讶的望着她的父亲,而德拉科只能比她更惊讶,他从没想过黑魔王会暗恋谁。
“你!给!我!解!释!!”伏地魔吼出这句话。
“没什么可解释的,也许你潜意识里真的暗恋谁,但你自己没意识到。”研究者含糊不清的说。
“我没有!!”
“那可说不准。”阿宅一耸肩。
“可是,如果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就没法解决这个病。”戴尔菲皱着眉头说,“你有解药吗?”
“这是不完全品,还没有解药。”阿宅无辜的说,“别那样看我,我只是放在那里,并没有拿给谁吃。”
“是的,我们不会吃,大家都知道孩子们的研究。”学者女说,“你为什么不问问……”
“问谁?再闯进女浴室中,抓住一个光屁股的女色情狂问‘嗨我能不能吃你们的小甜饼?’”伏地魔没好气的回答。
但戴尔菲的问题更实际:“可你说这种病严重的话,存在致死性……”
“放心吧,我的研究只是让人吐出花以帮助表白,并没打算真的按照设定再现这种病。”阿宅说,“在他找到那个人之前,只是会偶尔吐出花来,你看,并没有危险。”
“你要保证尽快研究出解药。”戴尔菲严肃的说,“毕竟,即使你拿给‘龅牙猪’使用,也要考虑他表白失败的情况,不是吗?”
“在那之前,我是不是……嗝……要一直……嗝……吐这玩意??”伏地魔说着,又吐出两小朵洋桔梗。
“往好处想,你不用买花或者种花了。”德拉科幸灾乐祸的说。伏地魔恨不得用眼神给他一个阿瓦达索命。
“其实,我有个建议,”一直没说话的仪态高贵的金发女郎说,“反正你并不知道对象是谁,不如一个一个试过去,万一猜对了呢??”
“你是说……”
“把每个你见过的人都亲一遍。”金发女郎咯咯笑着说,“就从这间屋子里的人开始。”
“胡言乱语!!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伏地魔再次咆哮起来,“我怎么可能暗恋不认识的人!!”
“这可难说,万一你刚才看到我们哪个人的裸体,而心生爱慕……但你并没有察觉到……”随着高跟的附和,女士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导。伏地魔终于被说服了——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接受这种荒谬的说辞,但他这段时间经历的荒谬事件还少吗??从两个女学生通过日记和他讨论女性向和麻瓜时尚开始……
他自暴自弃的和姑娘们接吻。从胸最大的女学生开始,嗯,接吻的同时还揉了揉胸——比贝拉的还大,现在的孩子吃了太多垃圾食品,简直发育过剩了。
“吻技欠佳。”猫女抱怨,“资料说你搜集魂器时勾引了很多女人,就是用这种敷衍了事的吻技吗?”
“谢谢你的调查,可你没什么值得让我勾引的。”伏地魔吻到下一个,学者女颇为礼貌且保持距离的浅浅一吻,这样伏地魔舒服多了。
而到了女战士,他发现对方伸出了犬齿。
“我是吸血鬼,平时会用变性术把犬齿藏起来,免得蹭掉口红,”女战士认真的说,“不过我喜欢接吻的时候伸出犬齿……”
伏地魔小心翼翼的吻了吸血鬼,好在没有被牙齿刺破嘴唇。她是最后一个,任务完成。
“感觉怎么样,主人?”戴尔菲问。
伏地魔摊开双手,无奈的吐出一朵接骨木花。
“……好吧,看样子不在这些人中。”戴尔菲说。
“其实,我觉得你也该试试同性。”阿宅提议。
伏地魔觉得他早该想到了,这个女人,在他的日记上,写满了超人和蝙蝠侠的slash……这是他泡妞史上头一次没话可接的情况。
他破罐子破摔的和男学生们试了一圈——直男们都和他一样痛苦,完成任务似的匆忙碰一下了事。然后又叫来了法老图坦卡蒙——没搞清楚状况的法老把他按在进水里来了个热情的深吻,直到被女战士拎起来,还摸不着头脑的问,“什么?只是碰一下就行吗??”
难怪你法力高强却死得早,执政生涯被权臣耍得团团转!伏地魔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
然而伏地魔还是在吐花。
“好吧,就试最后一个。还不行的话,就只能回溯你的过去来寻找了。”阿宅理直气壮的望着德拉科。
“什么??不……不可能是我……”德拉科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光顾着看伏地魔出丑而没有逃跑。但他也没地方可逃,毕竟连法老王都被叫来了。
“嗨听着,对于他的失败,我全家都难辞其咎,所以逻辑上他更应该憎恨我而不是……呃……那个……”德拉科试图解释,但没人听他的,女人们乐见其成,男人们觉得自己都牺牲了,不能让他一个逃过。

而伏地魔,他干脆就是想给德拉科添点堵。
凭什么马尔福没喝那个该死的液体……
凭什么同样吃了花粉,马尔福却是要上他的那个……
凭什么法老王的评价,马尔福,呃,那个,更长……
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藏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并不会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发怒,但如果能让对方不舒服一些,他也很乐意……反正他都吻过那些学术怪客了,马尔福和他们相比简直是个理想的接吻对象。

“算了吧,伏地魔都不认识我呢,但他还是这样尝试了,”某个学生说,“你的可能性比我们每个人都大。”
“况且刚才如果不是高跟阻止得及时,他就真的上了你了。”金发女郎说。
“哦梅林,你也不想听……嗝……她们说更多的……嗝……废话吧……”伏地魔吐着花靠近德拉科。
后者自暴自弃的拉过伏地魔,粗暴的一吻,都磕到了牙齿。
……
……
……
……
吐花,停止了……
德拉科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他像等着特赦令的囚徒般注视着伏地魔,希望他再吐出一朵花来。
这个结果,太难以接受了。他宁可被扔一百个粪弹,或者和法老坐在浴室里聊一下午的下三滥笑话,也不愿意接受“伏地魔暗恋他”的事实。

“呃,好像……解决了吧??”戴尔菲犹豫着说。
一群裹着浴袍的人互相交换着暧昧的眼神,仿佛比媒体更早撞破了泰勒.斯威夫特的新恋情。
“……的确停止了。”伏地魔苦涩的说。
是的,这个结果对于伏地魔……怎么说呢,他希望停止吐花,但不希望证实自己暗恋德拉科马尔福。
“也许……是花粉的效果??”德拉科试图找借口。
“我觉得就是花粉,没错。”伏地魔立刻接道,此刻他们格外有默契。
然而灵魂修复的技术负责人和吐花症药剂的研究者在短暂的交流后,贝斯果断的说:“没有这回事!和花粉毫无关系!!”
他开始罗列一大堆技术术语,伏地魔能听懂一多半,然而这只会让尴尬加深。好在学者女善心大发,和善的阻止了技术宅的长篇大论。
“就是花粉的问题,亲爱的。”她拍拍少年的头顶。“好了,忙自己的事去吧。”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伏地魔隐约听见学者女和实习生的交谈。
“你的研究能力很强,技术也无可指摘,但是,孩子,你该多学习一下为人处事。”年长的女性说,“我们都知道花粉毫无问题,但那种情况下,他们需要一个令人不那么尴尬的说辞……”
伏地魔察觉到德拉科就在他身边,一脸遭到诬告后被判处死刑的震惊。
“花粉毫无问题”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就是花粉的问题。”德拉科说,“他们在为自己的责任找借口。”
他说完就匆匆离开了。伏地魔瞥见他白得透明的耳朵边变得通红。
“呃,对,就是花粉的问题。”伏地魔自言自语说。

戴尔菲换上了其他女孩子的衣服——麻瓜的高端时尚。她继承了父母的容貌,仿佛天生就是为美丽衣服而生的。
除了平胸,嗯,也不完全是平胸的问题,还有胸部外扩。
她并不高兴……伏地魔爱慕食死徒中的叛徒,这可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何况马尔福家这一代的家主及其继承人,也有向泥巴种和麻瓜的保护神堕落的趋势。
“戴尔菲好像闷闷不乐。”高跟偷偷问阿宅,“那个药剂不会真的能够证明谁爱上谁吧?”
“怎么可能呢,它只能制造出吐花的现象而已。只是个表白辅助用品。”
“可是……当他们接吻后,确实停止了……”
“那是因为药效到时间了,”阿宅小声说,“不完全品,只能持续这么久。”
“你可真坏……”高跟笑了起来。
“他总是对麻瓜出身的巫师说些不好听的,得给他点教训。”阿宅说,她和高跟都是麻瓜家庭出身的女巫。“得对戴尔菲保密,不然她肯定要和我们绝交。”
“不过,如果伏地魔真的和马尔福先生搞成一对儿……”高跟继续偷笑。
“那伏地魔对世界的威胁就能解除了,”阿宅说,“只有一点,斯科皮会在魁地奇课上杀了我们。”
戴尔菲根本没想加入女孩们的窃窃私语,她烦恼极了。
借来的衣服,胸部松松垮垮;父亲又爱上了敌人……唉,胸围和统治世界,没有一件令人顺心。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