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燃剑改】燃烧不起来的剑(4)

【如果土方岁三遇到的不是阿雪而是,,,
【不满足于黑礁和平野耕太作品的大姐姐的话,特别推荐《道子与哈金》,通缉犯大姐姐帅到炸裂】

稍后,土方接到了会津藩的正式通知——松平容保将这个披着战斗英雄皮的色情狂塞给新撰组了。

名义上是作为枪炮教官。容保公似乎非常认可安东尼奥.高戈的能力,令使者叮嘱土方,务必按照安东大人的方法严格训练。

如果能把队士们训练成她那种身手,倒也不是坏事。土方想。只怕她本意不是来当教官的。

昨晚追砍安东的时候,他觉得那女人……像飞鸟。

如果要说人身手矫捷,多半用猿猴来形容。但猿猴只有在可攀缘之处方可通行,而那女人,她就像鹰隼,以超乎常人的敏捷灵巧,通过一切他认为不可通过之处。

“只是跑酷而已。你是大将,还是别学了,”安东笑嘻嘻的坐在墙头,看着他说,“你个子矮腿又短,也不适合……”

土方头一次发现,他对一个人的讨厌程度,能超过前女友,七里研之助,伊东甲子太郎和武田观柳斋……

这个女人赖在屯所不走,当晚就睡了铃木三树三郎,还吃光了他的腌萝卜,现在还光明正大的接受会津藩邸的任命,成为了新撰组的枪炮教官。

土方头一次思念和近藤一起出差在外的伊东甲子太郎——快回来砍了这个女人吧,你的极端攘夷思想现在派上用场了,水户党不是认为连洋人的影子都是污秽的吗?现在这个肮脏的洋女人睡了你弟弟哦,快来砍了她吧……

然后就可以把责任光明正大推到伊东甲子太郎及其同党的头上了。

……………………

新撰组原本是有一门旧式大炮的,土方又找会津藩软磨硬泡要了一门。

“你们这炮……”安东捂着嘴呼呼呼呼的笑,“你们管这玩意叫大炮??”

会津藩总共也没配备几门大炮。当时幕府的财政极为紧张,后来的战争中,也是靠向法国高额举债才能大量装配法式武器。

“只有这个!!不满意就回去吧!!”土方没好气的说。

队士们,包括现任的炮术师范,都对这个西班牙女人颇为不服气。赶上冲田不当值,也来看热闹。
“副长为什么总是对安东大人粗声粗气呢??”总司问。
“只是情人间的调侃而已。”安东正在鼓捣火药,他准备露一手,听到总司如此询问,便抢在土方之前笑嘻嘻的说。

队士中传来一阵低笑和私语。

土方好不容易克制住当场砍了她的冲动……那女人肯定不还手,只会边说下流的话边上蹿下跳,到时候难堪的还是他自己。

“来来来,想要打哪里??随便谁来指个地方。”西班牙人拍拍脏手,看着一圈男人。

炮术师范头大林兵库是个才智平庸但傲慢自大之徒,他自认为有资格给这个妇人之辈一点颜色。当然他在炮术方面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如果你能超过我的射程,就算你有本事。”他说。

“……”

大林就用之前在近藤勇面前讨好而压过原炮术师范头阿部十郎的招数,加大火药的配比,想增加射程。

安东尼奥看着他装填火药,皱了下眉头,在他准备发射的之前,从腋下抱起土方和总司,拎猫一样拎到远处。
“突然这样做什么!!”土方踢打着安东。
“我怕他把你们的破烂炮搞炸膛了……”安东呲牙咧嘴的捂着肋骨跳着,这回真被土方打疼了。
“土方老师,安东大人不管怎么说也是女人啊。”也不知道冲田是外拿土方还是安东尼奥寻开心,“请你对她温柔点吧。”

没等土方反驳,炮响了,炮弹落在池塘里。
“怎么样,女人,你也来试试看??”大林挑衅的说。

“我要把这炮弄炸膛了,就赔你个新的。”安东低头看着土方,像摸小猫一样揉揉他的头发,被不耐烦的甩开了。
“最好把你炸死,我就有理由向容保公交代了。”土方没好气的说。
“在睡到副长和伊东先生之前,我肯定不会死。”安东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
——伊东先生也有份吗??
——可是伊东先生厌恶洋人吧??
——看她那样强壮,说不定会用强暴的。
有了这样的窃窃私语。
好了,现在有伊东陪他一起倒霉了。土方恶毒的想。

观察风向,调整炮口仰角,安东甚至拉来了上下马的垫脚石来调节炮身,她用自己带的小器械仔细测量,然后调配火药。

“这样大的剂量会炸膛的吧?”新撰组中真正懂炮的阿部十郎忍不住问。
“这破玩意炸了正好,就有理由送副长阿姆斯壮炮了,膛线炮,怎么样??到时候给你玩,反正副长也懒得学炮术。”

发射。
真的比大林要远一点点。
“啊,没炸,好可惜。”安东说。
接下来阿部十郎用讲道理的方式,指定几个落点,安东都轻松做到了。
比起大林这样阿谀奉承讨近藤欢喜的人物,土方更信任炮术元老阿部十郎。“这女人的本事决不止这些,”阿部说。他曾师承会津藩的炮术家林权助,对洋人教官的事也有所耳闻——在克里米亚、普鲁士和美国打过仗,是个极其稀有的全才。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何等人物,会津藩的洋人教官不止一个。

土方也有点心动,建立军队,这是他一直梦想的——从武州道场出来的人,无论是近藤或是别人,各有各的想法,有野心者与他皆不同心。而眼前这个女人,在克里米亚将一群杂役妇人训练成军队,虽然实情令人难以想象,但若此人真因此名声上达女王,那么必有其独到之处。

“如果你不是个女人就好了。”土方对安东尼奥说。他话中的含义是说,若安东不是个女人,便不会因男女之事纠缠他,那么他就能更为正常的用平常心对待她。

然而对象是脑子不正常的人的时候,话是不能乱说的。

“咦!!!不是吧!!!副长不肯接近我是因为我是女人吗???所以说你是喜欢男人的吧???如果喜欢被插后面的话,我也可以哦!!用手指和工具就可以哦!!绝对比任何一个男人做得都舒服哦……”安东用超级大的声音惊呼。

……
……
……

“冲田先生……不阻止副长吗??”有队士问总司。

毕竟顾问是会津藩刚刚任命的,就被土方这样满院子追杀。

“……那个,就当成是情人之间的事情吧~”冲田这样说。
安东大人答应过,今晚继续讲《黑奴吁天录》的后续,希望她不会食言。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