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芹泽鸭x土方岁三】神隐之屋(1)

【CP醒目,猥琐鹤的报恩】
【鸭叔无意中救了鬼物,对方要将她自己觉得好的东西作为报答送给鸭叔……嗯,人家恰巧觉得副长很好……】
【此处没有大姐姐】

夏日总是有怪谈出现。
新撰组局长芹泽鸭等人在寻欢时,从青楼女子那里听到这样一则怪谈。

“神隐”出现了。
地点就是在岛原附近的某条街上。有人进到某家店里,就那样消失了。目击者好奇的去寻找,然而就连那家店都找不到。

芹泽等人只当是女人的戏言。这个乱世的京都,若真有人失踪,怕也是被浪人或者强盗杀死了吧。

…………

向商人勒索钱财供自己挥霍,芹泽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町人见新撰组如见鬼神,此刻很多都托芹泽的福。不仅是豪商,即使一般的商人,也会向其献金以求平安。

声誉颇差的芹泽鸭并没有喝得太醉,独自一人走在岛原附近的街道上。他对自己的剑术颇为自负,并没有要求谁来护卫。

芹泽途经之处,路边有几家稍具档次的饭店和旅店。他忽然觉得想吃东西,便想都不想的走向其中一家。奇怪的是,芹泽觉得自己正走向那个熟悉的门面,但走到跟前才发现,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另一家。

喝醉了吗?芹泽想,不过他还是走了进去,这一家看上去也是间饭店。

虽然外观普通,但内里的装饰却颇为豪华。这个时代的京都,洋式装饰还属稀罕,但这家店铺却在本来和式房屋的基础上添加了洋式的柜橱和挂画。鎏金柜橱上的水晶和银制餐具,被洋式烛台上的蜡烛映照的闪闪发光。

表面不起眼,实际却是有钱的人家吗?是外国人的店铺吗??但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家奇怪的店。况且,这家店并没有其他客人。

芹泽正这样想着,却听见从室内传来微弱的女性呼救的声音。

他并不是个好人,也只是出于人之常情去查探下——在更深处的和室内,一个女人,呃,怎么说呢,正屁股朝下的卡在榻榻米的破洞里动弹不得。

……这也太好笑了吧??

“拜托,救救我……我被卡住了……”女人这样说。

芹泽俯下身去,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女人抱了出来。

“你还好吗??”芹泽问。

“得救了……”女人喘息了一会儿,起身拜谢。“坐下的时候,榻榻米忽然塌陷下去,身体就卡在里面动弹不得。我的‘半身’不在,这里又是很少有人来的地方……都已经呼吸困难了,正想着会不会用这种滑稽的方式死掉……啊,多亏了武士老爷您的搭救……”

实在太好笑了,芹泽并没有认真听女人的话,非常失礼的笑了半天,才看到跪伏在一旁的女人。

“请让奴家报答您。”女人说。

是要以身相许吗??因为屁股卡在榻榻米中这种事,就要以身相许了吗??芹泽想着又笑了起来。

然而女人并没有打算以身相许。
“武士老爷,您是肚子饿了吗??请让奴家招待您吧。”

这正合芹泽的心意——但他并没有说过自己打算用餐呀。

也许这就是饭店吧,虽然生意冷清。

等女人端上菜肴,芹泽着实吃了一惊。

暹罗的酸汤,印度的咖喱鱼,法国的焗龙虾,俄罗斯的熏肉,清国的糕点,锡兰的茶……来自世界各国的料理装在小碟子里端上来,分量刚够每样尝一口。不知道料理出自谁手,但每一样都是绝顶美味。

这些恐怕将军都吃不到的东西源源不断的端上来,还有流淌的宝石般的葡萄酒。芹泽吃到刚刚饱时,立刻又端上了淋着鲜果泥和牛奶的碎冰屑。

“天气炎热,请消消暑吧。”主人家这样说。

这间不起眼的小店,居然有富豪家才有的存冰??

一直忙着的女主人这才坐下。芹泽问:“你可知我是谁吗??”
“新撰组的芹泽大人。”女人歪头一笑,“您这样说了,我方才认得出来。”
这女人似乎一点也不怕他。
芹泽酒足饭饱,醉意上涌,看那老板娘颇有几分姿色,便想非礼。他扑上去,闻着那女人身上的气味……
奇怪,并没有女人的香粉味,反而是一股陈旧神社中混杂着腐朽的檀香味。

他再次醒来时,是在屯所的榻榻米上。

醉倒在那间饭店,被送回来了吗??芹泽努力回忆,却想不起来。
除了那梦一般的美食和美酒外,连店的位置和老板娘的模样,都似乎笼罩在雾气中,无法确切的回忆了。

……………………

芹泽是个凡事不放在心上的人。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寻找那间店,只是曾在干部中吹嘘了奇妙的经历。新见锦等人和近藤一派都曾经去找过,但芹泽所说之处只有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窄道,尽头堆放着杂物。
把醉酒后的幻觉当真了吧。有人暗地嘲笑——并不是所有人都敬重芹泽。

然而某次,芹泽一党和近藤土方等人一同出行时,不知由什么话题引起的,芹泽突然提议,去那家奇妙的店。

“您没有记错位置吗??”新见锦问,“您说的那个地方,没有发现那样一家店。”

“不就在这里吗?”当他们正好走到那条街道时,芹泽指着那个不起眼的门脸说。

“咦?”近藤勇揉着下巴,疑惑的说,“上次我们来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呀??”

“是你找错了吧。”芹泽毫不在意的说着,走了进去。

玄关还是如前次一样摆满了与和室格格不入的华贵洋式器物,也令除芹泽以外的人颇为惊叹。

这回除了老板娘,还有个异常高大的蒙古女人。
“好圆的脸!!”土方脱口而出,同时总司也说“好大的脸!”

然后被愤怒的女人像夹小猫一样夹上楼。

老板娘和那位蒙古女子照例向芹泽拜谢,然后摆开宴席,端上世界各国的料理和美酒。

明明完全没有提前打招呼,这家店却仿佛根本不需要准备一样,料理所用的材料都异常新鲜。

像鱼虾和果蔬一类的东西,这种天气下很快就会变坏吧??即使有冰窖,也不可能保存得仿佛刚捕捞或采摘的一样。何况还有从海洋那一边运来的异国水果……

心思细密的土方这样想。他甚至有种错觉,老板娘是恶作剧的狸幻化,等他们醒来,会发现吃的东西是青蛙和蛇……

趁芹泽等人沉溺饮食时,土方带着总司溜了出来,借机向老板娘盘问。

“为何要对芹泽先生这样感恩呢??”土方问。
老板娘描述了当时的详情——虽然只是被破洞卡住,但是身体折叠得太久,导致呼吸困难的话,一样会死掉的。她是这样解释。
冲田已经笑到快吐血了……笑点低的人真没办法呢。

关于这间店的情况,老板娘也一一回答,虽然理由有些勉强,但也没有有力的说辞来反驳。考虑到这次是与芹泽同来,也不便于过分的为难,不管是搜查还是继续盘问,还是另找机会吧,土方这样想。
…………………………

芹泽照例没有给钱,酒足饭饱就去了岛原——带着老板娘给出的嫖资。

『是个好男人呢……』老板娘这样说。
「那个芹泽吗?」蒙古女人——老板娘的‘半身’问。
『我是说土方先生啦~他身边的小总司也很可爱哦~』
「想据为己有吗?」
『并不是哟~作为报答,送给芹泽先生作为礼物的话…』
「两个都送吗?」
『这样就太过贪婪了吧~纵欲过度的话不好哟~』
「那个年轻的也是个有隐疾的,不送也罢……不过,该怎样让他答应呢??」
『土方吗??』
「把他变成‘我们’这种东西吗??」
『那就没有意义了,芹泽桑不会喜欢顺从的行尸走肉的』
「说的也是,总不能让他太舒服,那个家伙,居然嘲笑我的脸圆,真是的,对于蒙古女人来说,满月一样的脸才美丽啊!!」
『啊呀啊呀,别生气嘛,向芹泽先生报恩,和为你出气,这两件事可以一起做的嘛~』

黑暗的神龛里,两盏灯火随着女人的声音明灭闪烁。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