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燃剑改】燃烧不起来的剑 番外(2)不可燃垃圾

【先吵再睡,被粗暴对待的副长】


安东回来的时候,周身笼罩着亚热带低气压。

似乎马上就要产生一股飓风。

在某个战役中,土方面对敌军居高临下的火力压制,选择了强行突破。

已经占据另一个制高点的『战歌』拼命的打旗语,让他等着另一支特战小队在敌后引爆炸药,再和其他部队一起突入。

土方看都不看——整个新撰组,都没人看看旗语在哪儿。

安东直接崩溃了。她把队伍扔给副帅马克西米利安,自己带着爆破手伊莲娜和几个身手了得的亲随,直接从没有路的方向徒手攀岩进入敌人腹地……

她和几个副手都负伤了。



土方坐在洋式的桌子前,未等起身,就被安东居高临下的双手撑住桌子,困在双臂间。



“仗不是你们这么打的。”安东声音低沉,强压的怒气几乎喷薄而出。



土方抬头看着她严峻的表情,毫不相让。


“别要求我用你那种懦夫的打法!!新撰组是奉行侍道的军队,不是躲在女人屁股后面捡尸体的胆小鬼!!”



“侍道是让你把仗打赢,而不是打乱友军的进攻节奏,毫无意义的去送死!!”若不是咬着嘴唇,安东就要吼了出来。



“你把我的战术都视为送死!!”土方一把拽下安东的领子,他们几乎鼻子尖对鼻子尖,“你的特种战术没法复制!!还有很多无法和你共同作战的时候。我不能让全部战术都围绕着你的『战歌』转!”



“我的『战歌』?老子让她们跨过半个地球来日本,不是让你把她们当作‘我的战歌’!!”安东终于动怒了,“『战歌』现在,是!你!的!!!『战歌』本就该是新撰组的一部分,现在却成了会津藩兵——你不把她们要回来,反而把她们当成是外人!!”



土方看着被扯开的领子下露出染血的绷带——锁骨间到心口处的剑伤异常凶险,如果不是她身手了得,就再也回不来了。



土方有点不忍心,但依然不愿妥协。“我有我的作战方式,你不是我的主公或将军,我无须受你的命令或支配。”



安东也拎起土方的领子,直接把他按到墙上。



“我怎敢命令你!!”西班牙人怒吼,“老子就想让你活着!!”



“我不想因为结婚而变得软弱!!”土方吼回去。他就是这样要求原田和其他队士的。未经允许禁止结婚,软弱畏死者当处决。



“软弱的不是你,是我!!”愤怒的灰眼睛紧盯着土方,慢慢说。



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安东才艰难的开口。



“如果失去你……我会再次变成鬼的……”她慢慢的俯下身,抱住土方,“你不在的话,就没有人把我拉回来,我会一直战斗下去,直到身边没有可破坏的东西,或者死去……”



土方安静回抱着他的妻子。



他是变得冲动了——他过于急切的表现出自己的勇猛,以证明自己没有依靠女人。但安东的理论他不得不同意,士兵和武器都是有限的资源,不能无休止的消耗。即使悍不畏死的勇猛在几百年来一直被称赞,但训练士兵也要付出时间和成本。任由训练有素的士兵阵亡,新招募的士兵没有经历筛选和训练,只能表现得更差。在幕府这种资金、兵力和技术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更需要打精打细算的仗。



逐渐放弃从战国延续的无谓牺牲的战斗理念,转而用细致的筹划来节约资源,已经让他们的战争有了起色。



他不仅让队士用肉身对抗枪炮,差点把最宝贵的女人也搭了进去。



但他不想认错——男人的面子。



女人的脸埋在土方的脖颈处,他感觉到湿热——开始,他以为她流泪了,但又发现她是在吻他。



那可是安东啊,她怎么会流泪呢。土方心里暗笑。



“小猫咪,”安东轻轻的说,带着点可怜的鼻音,“我要做到你不敢胡来为止。”


【请扶好坐稳,注意安全】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551726450877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