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刀剑乱舞X阴阳师】之七 由刀(男)斟酒是武士的浪漫


“拜托,快去看一下吧,土方大人在追杀政宗公、信长公和晴明啊~”

某日,源博雅闯进本丸,这样对审神者说。

“他们活该。”这是审神者的评价。

事情是这样的。

某日,土方岁三、伊达政宗和织田信长,一如既往的在土御门小路的宅邸喝酒。

“快别来了,笨蛋三人组,你们很闲吗?很闲的话去帮未摘花的庭院除草吧,不要来烦我了。都怪你们,和博雅独处的时间都少了呢。”晴明这样抱怨。

“啊,酒喝完了呢~”政宗假装没听见,向坐在附近的和泉守兼定伸出酒杯。

“喂!你这家伙,倒是让太鼓钟贞宗斟酒啊,兼定又不是你的刀。”土方抗议。

“小岁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称呼从‘政宗公’变成‘你这家伙’了吗??我要像狸猫的后代抗议哦~”

“请不要用这种无聊的事麻烦庆喜公,说到底还不是你太厚颜无耻了——喂,烛台切,也来给我斟酒啊。”土方说着,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喝光,向烛台切伸出了杯。

“斟酒的人有兼定和国广就够了啊,难道每个人的刀都要围在身边服侍吗?那样根本不像在喝酒而成了吃火锅啊!!”政宗制止了烛台切。

“说到底为什么不让你的刀……”
“是你自己先让你的刀过来的啊白痴!”

“拜托,让男人斟酒这种事有什么好争的!!”晴明扶额。“快让蜜虫和蜜夜接替他们吧。”

“如果是被国广和贞宗那样的少年围绕,即使变成吃火锅我也不介意。”信长慢半拍的说。

“我介意!!”晴明更加崩溃。
…………………………

土方中途去方便了一下,然后并未急于回外廊,而是在庭院里观赏。

「土方大人……土方大人……」微不可闻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四下里并没有人。

「土方大人……我在这里……」

“是……迦罗小姐吗??”土方环顾四周,才看到几帐内透露出的琵琶轮廓。这是博雅蒙御赐之物,暂时寄放在晴明处。其面板内绘有印度女子的画像,因蒙博雅弹奏而有灵,也算是付丧神的近亲。

土方也想过,假如兼定或者国广需要找女人的话,除绫女以外,迦罗也是不错的选择……当然这话他未曾向博雅提过,不然那个没什么武艺的风雅贵族,怕是也要用长弓射他屁股。

「土方大人,快点回去……」

“回哪里去??”

「您的刀恐怕有麻烦……」

“可恶,那些无耻之徒!!”

土方拔腿就向外廊奔去。

然后他看见……

国广和兼定原来坐的位置上,换成了两个女人,一个是白拍子打扮的女人,另一个则是身着五节舞衣的童女。

不,看脸的话,不正是兼定和国广!!

两把刀正局促的挤在一起,面对政宗和信长不怀好意的评头论足。

“安倍晴明!!”土方扑过去,想用柔术抓住晴明。那个狐狸脸男人却变成了纸人。

“晴明公太狡猾了,明明是他做的……”政宗刚想分辨,被土方一拳打在眼罩以外的眼睛上。

“独眼龙!!今天以后就让你变成无眼龙!”土方怒吼着和政宗厮打起来。

“这个,主人打架的话,我们能不能出手呢??”贞宗偷偷问光宗和大俱利迦罗。

“不能,审神者没有下命令。”大俱利迦罗坚决的说。然而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心音——(土方大人,狠狠痛打那个变态主人)

那边,信长已经让押切长谷部变成刀的形态。

“小岁,你主公的先祖可是我的部下,说起来这种关系,只是让你的刀陪侍这种事……呀真可怕,传言是真的,小岁变成鬼了啊……”

土方已经把攻击目标变成信长。没有拿刀,而是拿起了挑几帐的杆子。
实在没办法,让变成女人的国广和兼定离开刀鞘。

信长那个无耻的“裸体说”还在持续对他造成心理阴影。

“我要向家康投诉!!”

然而这种威胁也没能阻止真·鬼副长。

……………………

最后,小十郎、柴田胜家和近藤勇都赶来了,各自的援军陆续赶来。对于破坏庭院的人,晴明也有所行动,令式神们活跃起来。情况即将演变成平安/安土桃山/幕末大乱斗。

然后,审神者给了三个原主每人一个踢裆杀,才制止了这场骚乱。

晴明不愧是成为神明的阴阳师,审神者和政府工作团队花了好大力气也没让兼定和国广变回男人的样子。

最后,土方岁三向芦屋道满贡献了大量的酒和黄金,才拜托他将两把刀恢复原样。

导致他一段时间内,穷得只能吃腌萝卜和白饭了。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