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易寂寞好说话求理我~

【刀剑乱舞X阴阳师】之八 咒与付丧神的形态



“刀剑的付丧神,能够成为现在的形态,也是因为人加诸其上的‘咒’吧。”

喝着酒的时候,晴明这样说。

“博雅大人不爱听你说‘咒’的话题,所以才和我们说吗?”伊达政宗无奈的按着眼罩,“我姑且不论,就凭信那混乱的脑子和小岁可怜的文化程度,讨论这种话题会很为难的。”

“喂,说坏事的时候别把自己排除在外呀。”土方岁三抗议。

“为什么刀剑一定要以男人的形态出现呢??为什么不是女人,或是老人的形态??”晴明这样反问。

“我可是一直觉得大俱利迦罗是满身刺青的女人……呜呜呜呜……”政宗这么说着,嘴里却被土方硬塞了一块荻饼。

“一提到刀,就想到是战斗之物,自然就觉得应该是能够作战的男人。”土方认真的思考着,“就像迦罗小姐,人们谈起乐器,就会想到作伎乐的女性。作为琵琶的付丧神,以女子的形态出现,反而成了理所当然之事。”

“这就是加诸在物之上的‘咒’哦~”晴明笑着说。

“您是说,对物的看法和想法,即是‘咒’吗?”土方问。

“虽然并不完全,不过土方大人说的已经很接近了呢。”

“这样说来,我们小岁比博雅大人要聪明嘛~”信长说。

“那么,土方大人,您对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有什么看法呢??”晴明无视了信长话,继续问。

“呃……”土方看看坐在不远处的兼定和国广,两把刀在众人的面前仍然勉力保持着端正的姿态,却都用期待的目光偷偷望着前主人。相比之下,兼定反而有点害羞。

比起人类的武士,付丧神虽然战斗力更强,心智却更加单纯可爱呢。

土方这样想,但立刻收回自己的心思。需要对刀保持敬重,绝对不可以像信长那个变态一样胡思乱想。

“兼定和国广,是战斗的伙伴,就像新撰组的各位一样。”土方坚定的说。“也许,比那要亲密很多,他们永远不会背叛,不会夹杂私心,不会因恐惧而退缩。不如说,刀剑本身,才是武士的典范。对于主公来说,武士更应该像武器般忠诚勇武,而不是公卿那样舞弄权术。”

嗯,坐在他面前的这位阴阳师,也是位公卿……幸好他晴明并不介意,不然土方就得吐着蛤蟆走出去了。

“打刀和胁差,总会有所不同吧?”晴明问。

“若要说不同……兼定就像阿一,国广则像铁之助吧。”

“不像你家小总司吗??”信长问。

“总司就是总司,不像任何人,也没有谁能够像他。”土方这样说时,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

“不过,说起武士的忠诚,”政宗终于吞下噎人的荻饼,“信,如果你来选择,是想要能力不错但随时可能背叛的光秀,还是忠诚可嘉但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小岁呢?”

“独眼龙,你是存心找麻烦吗?”土方表示不满。

“如果小岁这样都算派不上用场的话,可用的武将就太少了,”信长自负的说,“说小岁没有建树什么的,只是狸猫家的蠢小子庆喜不会用人而已。如果由我来调教,即使是出身低微的小岁,也必定能成长为不输给木下藤吉郎——丰臣秀吉那样的名臣。”

“感谢信长公的谬赞。”土方低头致谢——这次没有给信长起什么不好听的绰号。

“那个,信,你用了‘调教’这个词吧??你是那个意思吧,绝对是那个意思吧??”政宗唯恐天下不乱的说。

“是你想多了啊,调教就是调教女官或者调教弟子的那个调教,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诶~是你的心灵太肮脏了吧政宗!!”

“只要是工口信长说出来的调教绝对就是那种调教啊!!小岁虽然脸很可爱,但是抱有那种肮脏想法也太过分了!!我要向狸猫告状……”

“肮脏的是政宗你吧??狸猫也是我的臣属哦。”
“肮脏的信!!小岁被你盯上真是太可怜了!!”

土方默默的靠近晴明,远离肮脏的政宗和信长两个人。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土方主动开口。

“晴明公,如果说付丧神的形态,是人付诸其上的咒的话。那么他们本身,是否有‘我本应是何种形态’的意识呢??”

“也就是说??”

“也许兼定本应该为女人,而迦罗小姐可能是男人。只是由于主人的意愿,才变成异于本性的形态。”土方问,“如果这样的话,物品本身不是很可怜吗??”

“物的本心啊……说不定也是咒呢。被制作出来,被贩卖或赠送,被不同的人使用,乃至只是被看见。施加在其上如此多的咒中,究竟哪个才是物之本心呢??”晴明这样感慨。

政宗和信长两个笨蛋还在吵吵嚷嚷,紫藤花随风落在两人的身上,似乎是蜜虫无声的劝解。

………………………………

几日后,博雅找上门来。

“都怪土方大人的那番话。”老实人博雅苦恼的说。

“那番话是说??”土方问。

“说‘也许迦罗的本心是男人,由于我强加给她的念头,才以女人的形态出现’……真是的,听了晴明的转述以后,我都没办法以坦然的心弹奏迦罗了!!”

“那……那还真是……抱歉,我本意并非如此……”土方不知所措的说。
他特别理解这份心情,就像上次信长说“拔刀出鞘就像撕掉刀的衣服一样”,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克服拔刀时的心理障碍。

“可是,迦罗小姐本来就是女性呀。”冲田总司凑了过来。

“谢谢,冲田大人,不过就算这样说也……”博雅依然一脸苦恼。

“并不是安慰哦,博雅大人。”总司微笑着说,“迦罗小姐的样貌,已经雕刻在琵琶的内侧了,这样就不用抱有怀疑了吧??”

“啊!!这样说来,的确如此!!”博雅恍然大悟。迦罗的实际形态,就是雕刻在琵琶内侧的天竺女子的形态。那就是迦罗原本的样貌,恰好大家都忘记了。

“非常感谢您,冲田大人!真不知该怎样表达我的谢意!!”博雅低头说道。

“感谢就不必了,难得来一趟,就让新撰组的大家欣赏下雅乐之神的音乐吧。”

冲田这样提议,博雅欣然应允。龙笛叶二的声音就这样在新撰组乱糟糟的屯所响起。

【刀剑乱舞X阴阳师】之七 由刀(男)斟酒是武士的浪漫


“拜托,快去看一下吧,土方大人在追杀政宗公、信长公和晴明啊~”

某日,源博雅闯进本丸,这样对审神者说。

“他们活该。”这是审神者的评价。

事情是这样的。

某日,土方岁三、伊达政宗和织田信长,一如既往的在土御门小路的宅邸喝酒。

“快别来了,笨蛋三人组,你们很闲吗?很闲的话去帮未摘花的庭院除草吧,不要来烦我了。都怪你们,和博雅独处的时间都少了呢。”晴明这样抱怨。

“啊,酒喝完了呢~”政宗假装没听见,向坐在附近的和泉守兼定伸出酒杯。

“喂!你这家伙,倒是让太鼓钟贞宗斟酒啊,兼定又不是你的刀。”土方抗议。

“小岁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称呼从‘政宗公’变成‘你这家伙’了吗??我要像狸猫的后代抗议哦~”

“请不要用这种无聊的事麻烦庆喜公,说到底还不是你太厚颜无耻了——喂,烛台切,也来给我斟酒啊。”土方说着,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喝光,向烛台切伸出了杯。

“斟酒的人有兼定和国广就够了啊,难道每个人的刀都要围在身边服侍吗?那样根本不像在喝酒而成了吃火锅啊!!”政宗制止了烛台切。

“说到底为什么不让你的刀……”
“是你自己先让你的刀过来的啊白痴!”

“拜托,让男人斟酒这种事有什么好争的!!”晴明扶额。“快让蜜虫和蜜夜接替他们吧。”

“如果是被国广和贞宗那样的少年围绕,即使变成吃火锅我也不介意。”信长慢半拍的说。

“我介意!!”晴明更加崩溃。
…………………………

土方中途去方便了一下,然后并未急于回外廊,而是在庭院里观赏。

「土方大人……土方大人……」微不可闻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四下里并没有人。

「土方大人……我在这里……」

“是……迦罗小姐吗??”土方环顾四周,才看到几帐内透露出的琵琶轮廓。这是博雅蒙御赐之物,暂时寄放在晴明处。其面板内绘有印度女子的画像,因蒙博雅弹奏而有灵,也算是付丧神的近亲。

土方也想过,假如兼定或者国广需要找女人的话,除绫女以外,迦罗也是不错的选择……当然这话他未曾向博雅提过,不然那个没什么武艺的风雅贵族,怕是也要用长弓射他屁股。

「土方大人,快点回去……」

“回哪里去??”

「您的刀恐怕有麻烦……」

“可恶,那些无耻之徒!!”

土方拔腿就向外廊奔去。

然后他看见……

国广和兼定原来坐的位置上,换成了两个女人,一个是白拍子打扮的女人,另一个则是身着五节舞衣的童女。

不,看脸的话,不正是兼定和国广!!

两把刀正局促的挤在一起,面对政宗和信长不怀好意的评头论足。

“安倍晴明!!”土方扑过去,想用柔术抓住晴明。那个狐狸脸男人却变成了纸人。

“晴明公太狡猾了,明明是他做的……”政宗刚想分辨,被土方一拳打在眼罩以外的眼睛上。

“独眼龙!!今天以后就让你变成无眼龙!”土方怒吼着和政宗厮打起来。

“这个,主人打架的话,我们能不能出手呢??”贞宗偷偷问光宗和大俱利迦罗。

“不能,审神者没有下命令。”大俱利迦罗坚决的说。然而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心音——(土方大人,狠狠痛打那个变态主人)

那边,信长已经让押切长谷部变成刀的形态。

“小岁,你主公的先祖可是我的部下,说起来这种关系,只是让你的刀陪侍这种事……呀真可怕,传言是真的,小岁变成鬼了啊……”

土方已经把攻击目标变成信长。没有拿刀,而是拿起了挑几帐的杆子。
实在没办法,让变成女人的国广和兼定离开刀鞘。

信长那个无耻的“裸体说”还在持续对他造成心理阴影。

“我要向家康投诉!!”

然而这种威胁也没能阻止真·鬼副长。

……………………

最后,小十郎、柴田胜家和近藤勇都赶来了,各自的援军陆续赶来。对于破坏庭院的人,晴明也有所行动,令式神们活跃起来。情况即将演变成平安/安土桃山/幕末大乱斗。

然后,审神者给了三个原主每人一个踢裆杀,才制止了这场骚乱。

晴明不愧是成为神明的阴阳师,审神者和政府工作团队花了好大力气也没让兼定和国广变回男人的样子。

最后,土方岁三向芦屋道满贡献了大量的酒和黄金,才拜托他将两把刀恢复原样。

导致他一段时间内,穷得只能吃腌萝卜和白饭了。

【刀剑乱舞X阴阳师】之六 作品太丢人,神也不能忍

【随便科普下,菅原道真是平安时期的文学家,因外戚政治斗争被陷害冤死他乡,化成怨灵(荒神),给平安京带来了百年恐怖。皇室为平息作祟而将他封为文学之神。阴阳师漫画的boss之一】

“所以说,土方岁三被菅原道真抓走了??”
审神者看着面前垂头丧气的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问。

“我们太没用了……作为主人的刀……”国广非常沮丧。
“没办法,毕竟是菅原道真呀,连净藏大人和安倍晴明都对其无可奈何的荒御魂……那种程度的凶神,区区付丧神是不可能对付的。”审神者安慰着。

此时,陆奥守吉行慌乱的闯进来。
“救命,龙马先生被菅原道真抓走啦!!”

国广和兼定立刻看向他。
“是怎么发生的?”国广问。

“就是,龙马桑和高杉晋作走在一起,边走边讨论汉诗,忽然菅原道真踩着乌云,带着众多小雷神和妖鬼,在雷霆大作中,把他们抓走了……”

“连高杉也有份啊~”审神者若有所思。

“事实上,岁先生也遭遇了同样的事。”兼定说,“正在庭院里写着俳句,忽然电闪雷鸣,道真和众鬼神从天而降,把他抓走了。”

“他们不会有事吧??”吉行忧虑的说,“那可是两次雷击清凉殿,作祟一个世纪的道真啊~”

“反正岁先生是完全不用担心,他和天皇、关白等人根本没法比。道真伤害他都嫌丢自己的脸。”审神者平静的说。

“虽然很希望岁先生平安,但是……这样说好过分……”国广叹了口气。

“不过是事实吧,毕竟新撰组再怎么有名气,也只是小人物……”兼定也叹了口气。

“我依然不明白,道真抓他们做什么呢?又没有仇怨,他们对道真也没什么用处。”国广刚想沉思,就被审神者打断了。

“别担心了,不会有什么事。”审神者果断的说。

“就算这么说也……”兼定依然一脸担忧。

“你看,他们三个,有什么共同点呢?”审神者问。

“都是幕末之人?”吉行说。
“都是剑士??”兼定说。

“……好吧,都不对,提示一下,往黑他们的方向考虑……”审神者说。

“那么……”国广回答的有点艰难,“身高……那个……他们的身高都……不过……道真是平安朝的人,只会更矮吧……难道是因为他们剪掉了发髻……”

“停!!道真出现的时候,他们都在搞文学创作,而且……”审神者露出坏笑,“他们的作品都!很!烂!但是很出名,以烂出名,就是举世闻名的烂,甚至都传到外国成为笑料……”

“这……这么说来……岁先生那个‘梅花就是梅花’的俳句……都成了旅游纪念品,而且用银魂的字体写出来……”国广尴尬的说。

“龙马桑的汉诗也……把自己的名字都写进去了……好羞耻,但他自己完全察觉不到……”吉行捂脸。

“其实想想,和我们不相干的高杉,也写过拍拍和尚脑袋像西瓜这种东西……”兼定皱着眉头。

“没错,作为‘文学之神’的道真,觉得他们的作品丢尽了日本文学的脸面,要好好教育他们。”审神者给出结论。

“这样说……好过分,但是没办法反驳……”国广苦笑着。

…………………………

“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被雷劈成碳呢,结果只是菅原道真的鬼畜教学啊~”龙马拖着沉重的脚步前行。

“虽然得到菅公的指点真是非常荣幸,但是这也太可怕了……一言不合就用雷劈过来……”高杉的脚步同样沉重。

“话说,新撰组的副长怎么样了??”
“已经不行了吧??他好像超~超~超级不擅长学这类东西一样……”
“好像筋疲力竭了呢?”
“放着不管怪可怜的,把他送回去吧……”

坂本龙马和高杉晋作,一边一个,半搀扶半拖着已经被学习搞到吐魂儿的土方岁三,疲惫的走在北野天满宫前的道路上。

【刀剑乱舞X阴阳师】之五 百鬼夜行慌乱记


“真没想到,付丧神也要参与百鬼夜行啊……”
土方岁三这样感叹。

“实在抱歉,主人,麻烦您来陪我们参加妖怪的活动……”堀川国广站在土方身后说。

这个故事的起因是,某日审神者被天一神那里的公务员警告了——
「你那里的付丧神从不参加百鬼夜行,作为公务员,更该积极参加社区活动。反正如果你继续缺席,天一神和金神就会取消部分时空溯行的权限……」

因为这个原因,堀川国广和其他的刀在朱雀门前集合,还有陪同他们的土方岁三。

“用不着对他抱歉,这家伙昨晚兴奋得像第一次去迪斯尼乐园的小学生一样~现在这幅淡定的成年人的样子才是竭力装出来的~”说这话的是伊达政宗。

“政宗公你一直都说‘哼只是无聊的节日游行而已老子才不去呢’,结果还是跟来了吗?”土方岁三反诘道,“政宗公你是傲娇吧?”

“老子只是想看看我家大俱利迦罗拉风的样子而已~都怪讨厌的审神者,如果能把大俱利迦罗变成全身刺青的淫乱坏女人,肯定更加显眼吧!!”政宗喋喋不休的抱怨。

“关于这件事,你还没死心啊……”土方暗暗同情一下这个人的刀。

“啊,信长公来了……”国广说。

土方瞬间把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挡在身后。

“哈哈哈哈哈性骚扰信长驾到,要把美丽的少年和青年都藏起来吗??”政宗大笑。

“不要笑了政宗公,快把太鼓钟贞宗藏好啊!那可是信长,真的会对付丧神出手的!!”土方岁三紧张的说。

政宗只顾着笑,长着政宗脸的烛台切默默的保护好贞宗。
大俱利迦罗已经陷入了沮丧的深渊——因为被原主长时间的抱有下流幻想。

“独眼混蛋,小岁~真高兴,你们也来了!!”信长就如他所说的兴高采烈,“……国广和贞宗呢??他们真像是15岁的兰丸和17岁的兰丸啊~”

“不,我觉得国广看上去更年长一些。”土方认真的说。


“小岁好像期待孩子早日长大的监护人啊~”信长说,“既然如此就让我教他做一些大人的羞羞的事情吧~比如[马赛克]再[马赛克]然后[马赛克]”

“再说这种话,我就要拔剑了!!”土方生气了。

“哎哟,要在我面前呈现少年的裸体吗??”

“混蛋信长!!兼定,马上变成刀的形态,让我砍了他!!”
“冷……冷静点主人……”

“啊哈哈哈土方大人还说过明智光秀是奸佞典范哦~现在有没有理解光秀的心情呢??”政宗开心的进入围观状态。

……
……
……

“哎呀,今天依然这样有活力呢~”来人是安倍晴明。“你们的刀绝对是历次百鬼夜行的颜值巅峰。”

“没有更加美丽的少年吗?鬼物的话应该也会有吧??”信长失望的说。

“很少见,通常都是七个乳房的女人、有鸟嘴的狗,长着腿毛的香炉一类的东西……”晴明无情的伤害信长。

“诶,信长公,你说的是那样的少年吗??白皙纤细的样子……”与晴明同来的博雅指着稍远处的少年说。

“诶?等等,那个是……”

没等国广说完,信长就迫不及待的过去了……

——————————
第二日
——————————
“nobu真可怜啊……”政宗感叹
“请不要那样称呼信长公,我姐姐也叫信。”这是土方。
“不过真是可怜啊……”
“那是他咎由自取。”
“再怎么说,被源义经和弁庆混合双打,也太可怜了……”
“谁让他总是想对少年形态的刀剑做那种事。”土方不屑的说,“没想到他胆敢对九郎判官义经大人的短刀出手……”
“那个叫今剑的吗?”
“是啊。”
“和光秀的关系改善了吗??”政宗问。
“关系好多了,之前把他当奸佞真是抱歉……信长那种人,就是欠打。”土方恶狠狠的说。

【刀剑乱舞x阴阳师】之一 我们家的付丧神

【阴阳师接受梦枕貘小说版,斋叔电影版和冈野玲子漫画版……网易游戏版,我把它当另一个不相干的故事……】

木制走廊上,土方岁三和安倍晴明在喝酒。
“兼定和国广明明是我的刀,但他们似乎和后来的主人更加亲近。”土方闷闷不乐的说。
“审神者吗?”晴明问。
“嗯……”
“因为他们是以‘刀’的形态与你相处,而以‘付丧神’的形态与那个人相处的吧?”
“是这样的吗??”土方的表情舒缓了一些,“我还以为……他们更喜欢审神者是因为她是女的……”
“你是想说他们都是贪恋女色的刀吗??”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晴明似笑非笑的说,“在某些情况下,付丧神也会沾染些许主人的习气……”
“你是说??”
“土方大人,据我所知,您也是颇好渔色之人……”
“别把我和藤原兼家那种无能公卿相提并论……”
“虽然形式不同,但喜好女色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晴明公也认为我的刀会贪图女色吗??”
“这种可能是土方大人提出来的呀,”晴明微笑着说,“是你下了‘咒’……”
“我以为‘咒’这个话题,是您和博雅大人的私密情话呢。”
如果让天文博士提起这个话题,土方那可怜的文化程度就会暴露无遗……所以他避而不答。
……
……
……
……
“话说,没有特别紧要的事,不要靠近北野天满宫了,”阴阳师说,“菅原道真对你颇为不满,他这个人很偏执,有可能找你麻烦。”
“为什么?他投靠萨摩了??”
“他觉得你的打油诗……呃……那个勉强叫做俳句的东西,丢尽了日本文学的脸面……”
“……”
“别冲动,他可是引发地震和瘟疫的荒神。”
“……”
“?”
“新撰组也有惹不起的家伙啊……”土方叹了口气。
……
……
两人默默的喝酒。
酒喝完了,来斟酒的不是蜜虫。
而是堀川国广。
……
……
……
“你不觉得由男人来斟酒,很无趣吗?”晴明问。
“不,这样很好,”土方露出淡淡的微笑,“他是我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