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封侯

侯爷的肉铺,割腿肉出售。自助防雷,崩死不赔。新撰组/土方岁三狂热中,兼有其他文。围脖@不吃姜900

【燃剑改】燃烧不起来的剑 番外(1)不可燃垃圾

【主要是姐姐军团和新撰组的日常,以及土方夫妇日常打情骂俏】

【1】挑战战斗种族的男人

被安东睡过的男人都对她难以忘怀,可惜这个令人着魔的女人结婚了。

近藤勇,作为一个好色之徒,某天心血来潮,想试试洋人姑娘,他拜托土方居中介绍。

“安东推荐马克西米利安,”土方说,“此人老成稳重……”
“又不是作战,风月之事,老成稳重的人未必好。”近藤想想这位『战歌』副帅烧伤的半边身体。完好的那部分确实是个美人,但烧伤太可怕了。
“局长想要年轻热情的??”土方问。
“这样最好。”
“过于热情的,您怕是招架不住。”土方说,“莉莉安性格倒是柔顺……”
“年纪大了点,十几岁的那几个……”
“那几个……最好不要去碰,不适合日本人。”土方迟疑的说。
虽然是事实,但这就好像说近藤不行一样。这让他颇为不满意。只不过是小姑娘而已,洋人的小姑娘也是小姑娘。

近藤选择了俄罗斯的伊莲娜,红色的头发,白嫩的小脸蛋上有几颗俏皮的雀斑,笑起来甜美可爱。她身型娇小——主要是比近藤还矮。

他主动送去书信,邀请小姑娘。

“这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狙击手麦琪婆婆说。
“也不是坏事,「盗火者」伊莲娜睡过的男人都怕她。现在铁之助看见红头发的人都想尿裤子。”机枪手林恩太太窃笑着说。
“近藤先生毕竟是我们的局长,要不要提醒他??”年轻的通信员丽兹有些担忧。
“这种事不能对男人说,他只会觉得你嫉妒,或者瞧不起他。”麦琪婆婆接道。

外表看上去娇小可爱的俄罗斯姑娘,将编起来的的辫子盘在头上,哼着小曲,怀里还抱着一束花,进入了局长的休息所。

……………第二天,近藤没起来床。


【2】咖喱和芝士

『战歌』中有印度人,她们向商船采购了咖喱。

雇佣兵通常和会津藩兵驻扎在一起。偶尔才会和新撰组一起训练——通常只是近藤或者土方想激励一下队士们,“看,女人家都比你们强”这个意思。

“嘿,女人!你们吃的是屎吗??”有队士这样向吃咖喱的女战士挑衅。

她们大概听不懂日语,默默的吃咖喱。
但是咖喱太好吃了,而且味道很香。总有好新鲜的队士来尝尝。
“太好吃了。”有人这样表示,然后尝的人多了起来。
等到越来越多的男人来蹭吃咖喱的时候,沉默不语的马克西米利安大吼道:“你们都是来吃屎的吗!!没用的软脚虾!”

她已经学了一些日语。

表面稳重的副帅,天蝎座,非常记仇。

安东的女仆做了黏糊糊的芝士海鲜饭,西班牙人吃得非常开心。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你是在吃屎吗??”土方问。

“对啊是屎啊!!”安东直接将土方的脸按进盘子里,“你给我把屎都吃进去啊!!”

安东尼奥从不记仇,全都当场解决。


【3】负重野外拉练

既然作为特种部队,远距离负重拉练对于战歌来说已经是常事了。但对于新撰组是第一次。

马克西米利安是个好人,她减轻了成员的负重。
以便于姑娘们把跑吐了的小伙子拖回来。

原田左之助听说了这件事,警告队士。
雇佣兵团已经减轻了负重,等着把掉队之人捡回去。如果谁中途倒下,就会落在那些西洋鬼女手中,被任意施为。

于是,新撰组第一次远距离负重拉练,非常成功。每个人宁可跑到吐,都决不倒下。

【4】重要印鉴

某一次,经常往来的商会负责人问土方。

“为什么每次都要额外多带一个印章呢?”

对方指的是签订重要文件所需要的安东爵士的印章。

“我往常也只带一个印章呀??”土方疑惑的问。那是一个装在盒子里的黑色小印章。

“安东爵士过去只用挂在枪柄上的那一个。”商会的人说。

土方疑惑的拿出那把女王御赐的柯尔特手枪,在商会的人的指导下,才发现那个可打开的小挂饰是个印章。

第一次见面,就把最重要的印章送给我了啊,真是图谋已久。
土方心里暗自高兴。

回去以后,新撰组的上上下下都惊奇的发现,鬼副长的脸上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4】枪与玫瑰

土方和安东尼奥一起泡在宽大的浴池中。
和式浴池太好了啊!

土方在把玩雕刻着玫瑰的柯尔特手枪。
“别把枪带进浴室,湿气对零件不好。”安东这样叮嘱。

“枪与玫瑰,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土方问,“松本先生曾经特别提到过。”
“这个啊,我在伦敦社交界的绰号是克里米亚的血玫瑰。”安东回答,“女王认为我应该是拿枪的玫瑰吧。”

“这样……毫无特别之处的理由啊。”

“这只是女王赐予我这支枪的原因,”安东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其实,还可以有别的含义。”

“别的含义是说??”

安东不老实的手摸到土方的两腿之间。
“枪,”她说,又把土方的手拉到自己的脐下三寸,“与玫瑰。”

……等等,头一次见面就送了这种东西是说???

“安东尼奥!你这个色情狂!!”
“突然这样说是干什么!!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啊??”

然后安东把用暴躁掩饰害羞的土方给吃了个干净。

评论(1)

热度(4)